文化

情系天堂寨——文/固始  霍俊杰

情系天堂寨——文/固始  霍俊杰

蜇伏了很久,终于迎来适宜出行的天气,便决定和驴友一起向梦之地——天堂寨进发。刚上车坐下,一个熟悉的声音,银铃般飘来。咦,一看,是经常一起晨练的好友。嘿嘿!上天眷顾,

文学
06-14 18:10
在信阳,我遇到怦然心动的美——文/平桥区  应传锋

在信阳,我遇到怦然心动的美——文/平桥区  应传锋

在一个春末夏初的日子里,我回到了家乡信阳,朋友说要带我走进家乡的人间仙境——信阳毛尖核心产区。 我是土生土长的信阳人,生在信阳,长在信阳,离家的日子里,一直喝着信

文学 06-14 18:08
在普者黑体验慢时光——文/王散木

在普者黑体验慢时光——文/王散木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听着许巍《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那略带沙哑而温暖的歌声,脑海中便叠现出一幅绝美的山水画卷,悠远的青峰叠峦,恬静

文学
06-14 18:04
提拔(小小说)——文/潢川县  余成水

提拔(小小说)——文/潢川县  余成水

  李副科长这几天心神不定,失望至极——他提拔为科长的事又泡汤了。  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升职失败了。  李副科长当副科长已经十多年了。想当年也是单位的“一

文学 06-14 18:01
王贵的五尺(小小说)——文/商城县  柯廷宏

王贵的五尺(小小说)——文/商城县  柯廷宏

  木匠王贵,手艺不孬。他有把五尺,自称传家宝。  据说那五尺,为乌木所制,涂过鸡血,刷过桐油,尺身挺直,尺体溜亮,风吹不弯,雨淋不烂,能丈量尺寸,可驱鬼降魔。尺面上一排排铝质尺寸刻

文学
06-14 17:58
读张锐强中篇小说《风起草莽》——文/蔡先进

读张锐强中篇小说《风起草莽》——文/蔡先进

信阳作家张锐强中篇小说《风起草莽》以史诗般的格局,热忱讴歌了抗日战争期间为国捐躯的抗日英雄。在十几年来的抗战历程中,国共两党和地方抗日武装众志成城、同仇敌忾、浴血奋

排名第八位(小小说)——文/商城县  黄久辉

排名第八位(小小说)——文/商城县  黄久辉

  五哥年前娶了儿媳妇,儿媳妇带来一条拉布拉多犬。  今年正月,和五哥在一起喝酒,五哥说,他如今在家里的地位,是第八位。  排在第一位的,当然是小闺女。小闺女今年才10岁。是

文学 06-14 17:52
周明金小小说三题

周明金小小说三题

65岁的李叔与70岁张大妈是一墙之隔的邻居。李婶和张大爷都在世的时候,两家就等于多了个姓。张家的鸡常到李家吃食,李家的狗常到张家蹭饭。孩子们也一样。 一场暴雨淋倒了院墙

文学 06-14 17:51
六姨(小小说)——文/商城县  吴孔梅

六姨(小小说)——文/商城县  吴孔梅

六姨是大姥爷最喜欢的小女儿,从小就聪明活泼,长相疼人。从我母亲记事起,六姨就让母亲姊妹们非常羡慕。那年代,女孩家很少读书,六姨那时候却在县中上学,一身学生服成了那个时代的时

文学
06-14 17:47
胡亚林小小说四题

胡亚林小小说四题

母亲节的礼物凤她娘走出喧闹的商场,见门口一群人正围着竹篮里包裹严实的兔唇婴儿,七嘴八舌地嚷嚷着,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是哪个缺德的坏家伙作的孽。” 老人家掏出手机,就给凤

文学 06-14 17:38
漫游西九华(组诗)——文/息县  崔万伟

漫游西九华(组诗)——文/息县  崔万伟

出息没有长剑也没有背负行囊 急着赶赴一场盛会十点半的班车 越过淮河进入黄国走桃林 到胡族进入蓼国转道陈淋子 有次到灵山车过罗山莽张 被春天流放对我说你出息了 地理意

文学 06-14 17:33
时光碎片 ( 组章 )——文/固始县  桂林

时光碎片 ( 组章 )——文/固始县  桂林

凌晨晨光熹微。 我坐在凌晨的窗前,清爽,平静,祥和。 思想的野鹿,冲出方块式的楼群,在广阔的界域,天马行空。 闻鸡起舞的祖逖,凌厉的剑光,砍掉慵懒和散漫,在我眼前闪耀。一股坚定和执

文学 06-14 17:21
飞翔在三千年前的牧野大地上——文/江岸

飞翔在三千年前的牧野大地上——文/江岸

因为生在偏僻的小山村,小时候,基本没有文化生活可言。奇怪的是,一些邻居家里却珍藏着没头没尾的残破的书籍。这些不知书名、没有封面封底的发着霉味的残书,成了我的精神食粮。 

文学
06-14 17:03
黄国燕《平桥纪事》读后——文/平桥区  张启山

黄国燕《平桥纪事》读后——文/平桥区  张启山

受传统观念的影响,理发历来是一个不入流的行业;一段时间,理发更是与色情业似乎有了一些扯不清的关联,当然,这不能怪这个行业的本身,正所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其实,理发业是一个非

童年的端午节——文/光山县  邹相

童年的端午节——文/光山县  邹相

  从小到大,我一直对端午节有着特殊的感情,这其中有两个原因:一是母亲是端午节前一天生日;二是我离开老家后,对童年时的端午节尤为牵挂。  老家位于豫南山区,四面环山,宛如一

文学 06-14 16:57
父母手中线——文/光山县  黄森林

父母手中线——文/光山县  黄森林

春天的盛湾公园,绿树成荫,繁花似锦,游人如织。双休日时间,人们都放下生活的负重,纷纷和家人一起到公园享受难得的休闲时光,或散步、或打球、或赏花,或闲看公园旁那一湾碧水,或忙趁着

文学 06-14 16:55
一窗鸟鸣——文/商城县  余秀琦

一窗鸟鸣——文/商城县  余秀琦

  身处闹市,看尽了人生百态,听厌了市井喧嚣之声,那一方小窗漫漶进来的声声悦耳的鸟鸣,像优美的音符,穿越心灵,直抵灵魂深处的那方净土。  那鸟鸣应该至少有几十种鸟的鸣叫,长的

文学 06-14 16:52
忆父亲——文/商城县  余世兰

忆父亲——文/商城县  余世兰

  “妈,端午节我们不回去。”这是远在南阳的儿子刚刚在微信里跟我说的。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但儿子的这句话,却勾起了我对已经舍我们而去21年的父亲无边的回忆。  父亲多才

文学 06-14 16:50
父亲的故事——文/潢川县  余杨

父亲的故事——文/潢川县  余杨

主席像救命一九六八年的夏季,准河岸边。 那一年,瓢泼大雨下了几天几夜,从上游山里来的水又急又凶,淮河水一点点向岸边靠近。 老人们都说,山水还没下来,看这下的阵势,大水要漫淮河桥

文学 06-14 16:47
栀子花开忆长姐——文/光山县  陈茂声

栀子花开忆长姐——文/光山县  陈茂声

  初夏的清晨,当我打开门窗的瞬间,一股浓香渗透进来,从鼻孔直入五脏六腑,顿觉神清气爽。  我的栀子花开了!  顺着香气扑来的方向回眸,阳台上已有两朵雪白的栀子花绽放在枝

文学 06-14 16:46
浅夏,念安——文/商城县  余培梅

浅夏,念安——文/商城县  余培梅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借五月的清风,与多彩的春作别后,一切都安静了,正如我此刻的心境。  庭院里的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只有墙角里那一盆去年新添的绣球花不与梅花争香,不与桃

文学 06-14 16:43
烧麦穗——文/信阳  郭祥

烧麦穗——文/信阳  郭祥

  现在的人们动辄说“乡愁”,我少年时代的烧麦穗,是否也是一种乡愁呢?虽然我这一辈子没有远离过故乡。  那是一种田园的味道、丰收的味道、充盈着故乡情怀的味道。长大后,

文学 06-14 16:41
追忆与光连纸有关的岁月——文/光山县  梁丽红

追忆与光连纸有关的岁月——文/光山县  梁丽红

  光连纸这个名字,是我在一本书上看到的学名。于此之前,或是方言使然,或是误听,总之我一直唤它花莲纸。且容我暂且这样称呼它吧,因为这个名字总是使我联想到“如莲生香”般的意

文学 06-14 16:34
桥上桥下 ——浅评黄国燕散文《平桥纪事》(文/黄其龙)

桥上桥下 ——浅评黄国燕散文《平桥纪事》(文/黄其龙)

  “我想起了吴冠中的桥,他的桥歪歪扭扭,咋一看,丑陋至极。我沉进去时,我又发现了他的桥有惊人的美,美妙到了极致。桥的线条,神似永不败落的树枝丫,它好像要死去,好像要断裂,却又铮

黄国燕长篇纪实散文《平桥纪事》序(文/何正权)

黄国燕长篇纪实散文《平桥纪事》序(文/何正权)

剃头刀也有春天 ——黄国燕长篇纪实散文《平桥纪事》序 □何正权一条黑魆魆的镪刀布,一把心思闪烁锋芒毕露的剃头刀,一个外人看来幸福指数不高、挣扎在社会底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