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脊梁——文\邹延清

脊梁——文\邹延清

1987年深圳一个中年汉子——任正非在雨中伫立面对自己被单位开除妻子离他而去他无暇叹息因为上有年迈父母需要赡养中有年幼兄妹正在成长下有幼儿需要照顾为了活下

文学
07-31 17:38
再游致园——文\息县 陈洪明

再游致园——文\息县 陈洪明

夏阳辉耀致远亭,致园处处好风景。古息春秋述远古,二十四孝讲传统。曲水流觴记雅事,主道边刻百家姓。龙爪松下三叠水,曲水亭迎八面风。月季园中花怒放,喷水池里水喷涌。小桥流水通

文学
07-31 09:28
致园游——文\息县 陈洪明

致园游——文\息县 陈洪明

建国以来,具有3000多年悠久历史的息县县城,日新月异,旧貌变新颜。特别是近些年来,县委、县政府关注民生,注重开发旅游景点,拉动经济发展,先后建成了濮公山地质公园、息州森林公园以

文学
07-31 09:23
“河清海晏·时和岁丰”——信阳市第三届书法临创展评审工作圆满结束

“河清海晏·时和岁丰”——信阳市第三届书法临创展评审工作圆满结束

7月10日上午,“河清海晏·时和岁丰”——信阳市第三届书法临创展评审工作在信阳职业技术学院图书馆举行。信阳市书法家协会高度重视本次展览的评审工作。评

艺术
07-11 08:43
我的高考记忆 ——文/常 青

我的高考记忆 ——文/常 青

上世纪七七年的八月份,我从知青点请假回去照看生病住院的母亲。一天病房里来了一位看望其他病号的人,聊起来,知道我是下乡知青,就说:“今年上大学不再是推荐了,都可以报名,然后考试

文学
07-09 10:10
相约独山下——文/光山县  刘玉霞

相约独山下——文/光山县  刘玉霞

  赴独山油菜花会,是在去年初冬油菜籽发芽后,收到的名信片。这份期待给漫长的冬天添了许多美丽的遐想和一份忠诚地等候。  独山,我们是已相识的老朋友,认识你时是在那个秋天

文学 07-03 16:55
一枚月亮掉落人间——文/光山县  张琼

一枚月亮掉落人间——文/光山县  张琼

  “天上只有一个月亮,庭院里却有好多个。一枚飘进水井里,人看着井里的月亮,月亮也看着井上的人。一枚落在水缸里,一只蚂蚁迷了路,无意中跌落进去,便划出无数个细碎的小月亮。”

文学 07-03 16:48
望槐——文/光山县  王刚

望槐——文/光山县  王刚

  槐店小镇,是在一棵槐树下聚集而成的村落,应该是具有诗意的。明朝前的那棵老槐树已经不在了,婀娜多姿的小槐树已经学会它的模样,飘散着它的芬芳。五月的槐店,槐花飘香,楚楚动人

文学 07-03 16:46
寻春三清山——文/商城县  刘昌国

寻春三清山——文/商城县  刘昌国

  早上七点半,我们赶到金沙服务区,需乘索道从这里上山。谁知正赶上清明节期间,游人太多,我们25人团排到第857号,没办法,只好等候,过了中午一点,我们才陆续乘上索道。  从索道上

文学 07-03 16:45
牛耕时代(短篇小说)——文/淮滨县  张银洲

牛耕时代(短篇小说)——文/淮滨县  张银洲

  一  牛耕时代,吃香的不是牛,而是使唤牛的人。我们这里把使唤牛的人叫做“掌鞭”。“掌鞭”们的头儿,叫做“鞭头”。  我爹那时候就是我们生产队的鞭头。掌鞭不仅工分比

文学
07-03 16:41
亮堂的地方——文/商城县  黄久辉

亮堂的地方——文/商城县  黄久辉

  吴恒在一家化工厂工作了二十年,因为一场事故,吴恒的眼睛瞎了。厂里赔了吴恒一笔钱,妻子把吴恒带回了老家。  吴恒从进门的时候,就沿着门框,一路摸下去。摸到了厨房,厨房里有

文学 07-03 16:39
辞行(小小说)——文/潢川县  余成水

辞行(小小说)——文/潢川县  余成水

  初夏。华灯初上。  地处黄淮地区的小县城,天气还不是十分炎热,街市的大排档生意已经异常火爆起来。一张小桌子,几个小板凳,大家随意点几个小菜,来几瓶啤酒,肆无忌惮地谈天说

文学 07-03 16:36
红妞与白妞(小小说)——文/潢川县  刘光华

红妞与白妞(小小说)——文/潢川县  刘光华

  在榴花坳村,几乎每家每户院中都种石榴。  榴花坳先前叫石坳,在当地是出名的贫困村,石榴树是石坳村长老李的祖父几十年前在做江南做生意时引进的,虽然当时种了十几株,经过精

文学
07-03 16:33
走夜路(小小说)——文/潢川县  刘冰

走夜路(小小说)——文/潢川县  刘冰

“出鬼了!”成志猛地朝电动车踹了一脚。  明明计划好到家还能赶上吃晚饭,可刚刚骑一半的路程,车子没电罢工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如何是好?  成志掏出手机想给家里打个电

文学
07-03 16:30
悼二嫂(小小说)——文/新县  汪宗军

悼二嫂(小小说)——文/新县  汪宗军

  “小爹,我娘走了。”  接到侄儿冬至的电话,我忽然一惊,半天没缓过神来。  “走了”,在我们豫南地区,通称是指“人死了”。  “你娘平时也没有病,怎么说走就走了呢?什么

文学
07-03 16:29
耙鱼(小小说)——文/商城县  柯廷宏

耙鱼(小小说)——文/商城县  柯廷宏

  老拐其貌不扬,然是耙鱼高手。无论小塘大堰,老拐往埂上一站,就那么瞭上几眼,便知是否有鱼,耙网子下去,八九不离十。  乡村俗成,家塘野堰。塘有主人,在里面放有鱼苗,多为花鲢、草

文学 07-03 16:26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组诗)——文/新县  黎明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组诗)——文/新县  黎明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山边的风 吹着童年的回忆 纯真烂漫 那笑声久远而清晰 仿佛就在昨日 如大山蜿蜒起伏 定格在那一瞬间 秋天的雨 淋着求学的艰辛 勤奋好学 那书香满园而常在

文学 07-03 16:22
春天的样子(组诗)——文/信阳一高  范太国

春天的样子(组诗)——文/信阳一高  范太国

以杜鹃花的形式打开自己尽管曾被寒风肆意嘲弄 也曾被冰雪深深掩埋 但我不会用抱怨把自己封闭 而是以杜鹃花的形式打开自己 春天有时就是选择性失忆 春心春风感动了冷冷的

文学
07-03 16:17
沉默的时光(组诗)——文/市直 陈胜良

沉默的时光(组诗)——文/市直 陈胜良

等待少年时期 我总喜欢,将一块小石头 高高拋起,直到 它隐入空中不见 然后,仰头去等待 它的降落,不去想世间万物 只专注于,这一块在空中 旅行的石头 这个等待的过程,有时 像一

文学 07-03 16:13
致远方(外一首) ——文/平桥区  朱跃杰

致远方(外一首) ——文/平桥区  朱跃杰

致远方远方,似乎很远、很远 远方,又仿佛很近、很近,就在眼前 我们遥望远方,东方冉冉升起一轮鲜红的太阳 我们期盼远方,鲜花簇拥的朝霞折射出万丈光芒 春暖花开,晶莹的冰凌正在

文学 07-03 16:08
拾荒者(外一首) ——文潢川县  吕桂荣

拾荒者(外一首) ——文潢川县  吕桂荣

拾荒者扒拉开世上所有的污秽 重新组合 无视别人厌恶的目光 这个世界应该是没有味道的 你翻捡的目光 和那双干裂的手 早已感觉不到冷暖寒凉 九十年的岁月太长 长到忘记了

文学 07-03 15:54
我爱的世界(组诗)——文/潢川县  涂保学

我爱的世界(组诗)——文/潢川县  涂保学

但我依然爱这个世界人海茫茫 我们在茫茫人海中匆匆行走 匆匆作身体的游移 喧嚣、繁华充斥左右 你说我是诗人 总是在午后把明月拉出来把玩 其实我只是想留住一片云朵而已

文学 07-03 15:50
鹰嘴石及其他(外一章)——文/商城县  张绍金

鹰嘴石及其他(外一章)——文/商城县  张绍金

鹰嘴石及其他鸟声把黎明织就成一块块白布条,裹热阳光的身子,却裹不热迟迟不肯起床的老屋那熟透过的鼾声。 晨风寒凉且渐升暖意,冬被迫退却,冻僵过的泥土松散开禁锢的胸怀,裂口鲜

文学 07-03 15:41
我的同事们——文/商城县  何光静

我的同事们——文/商城县  何光静

  那年9月,我所在的教学点来了四名老师:一男三女,四个人性格迥异,但我们相处得非常融洽,上班这么多年,感觉这一年过得最开心。  先来介绍新来的男老师吧,他姓胡,长得一表人才。

文学 07-03 15:40
夏日水趣——文/潢川县  张柯

夏日水趣——文/潢川县  张柯

夏季雨水充沛,太多就会导致或大或小的自然灾害发生,像沿海地区的龙卷风或台风,内陆城市的暴雨引发的内涝,山区居民的山洪泥石流等!  上世纪八十年代左右的社会生活相对单一,孩

文学 07-03 1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