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岭上开满映山红——文/商城县  刘昌国

岭上开满映山红——文/商城县  刘昌国

大别山上映山红,花开山巅别样红。 那是一个灿烂的季节,洋溢着大别山春天的妖艳。那一丛丛一簇簇鲜艳的映山红,如同春天擎起的一团团一束束火焰,大别山的崇山峻岭、峰峦谷溪染成

文学
05-17 10:52
睡觉(小小说)——文/光山县  邹晓峰

睡觉(小小说)——文/光山县  邹晓峰

周六下午,刘老二带着用自已种的花生榨的一桶油,搭车来县城一中看望儿子。 上了学校教师宿舍楼,刘老二来来回回走了三四趟。他忘了儿子住的是几楼。一个邻居认得他,把他送到儿子

文学 05-17 10:50
小屠户(小小说)——文/商城县  柯廷宏

小屠户(小小说)——文/商城县  柯廷宏

  我至今仍清晰记得,80年代的那个朗日。  跟领导磨缠许久,总算借到二十块钱,请了一天假,我要去还钱。  十天前,我到县城买了辆自行车,耗光了积蓄,还因此负债。然心情舒畅,我哼

文学
05-17 10:47
荷塘边(小小说)——文/潢川县  汪有银

荷塘边(小小说)——文/潢川县  汪有银

  何湾村头有一口大荷塘。  夏天,片片荷叶像撑开的一张张绿伞,有的轻浮于水面,有的挺立于碧波之上。朵朵荷花,有的像一个穿着粉红色衣裙略带羞涩的少女,有的像出淤泥而不染的

文学 05-17 10:43
作家反腐(小小说)——文/潢川县  姚康明

作家反腐(小小说)——文/潢川县  姚康明

  梁子这阵子心情特别郁闷,感觉跟谁都不想说话,但有时又逮谁都想怼。  梁子虽说在桃花镇政府上班,但这不影响他是一个热血的文艺青年。除上班时在单位写写信息、通讯、计划

文学 05-17 10:38
周博士(小小说)——文/光山县  梁丽红

周博士(小小说)——文/光山县  梁丽红

  周博士是五年级三班第一个被凌云记住的孩子。  开学典礼结束后,凌云快速回到办公室拿好教案和课本,赶在学生们之前来到了五年级三班的课室。  “同学们好!我是你们的

文学 05-17 10:36
夏天与黄柏山的激情相拥(组章)——文/商城县  谢旭晴

夏天与黄柏山的激情相拥(组章)——文/商城县  谢旭晴

九峰尖上数云朵折一支拐杖,探险九峰尖。穿林海,过竹林,攀爬无限风光,险峰,成就英雄。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那支千年仙草,不知在哪一个石头缝里,熠熠召唤有缘人。 一只脚踏着鄂

文学
05-17 10:23
情满长淮(组歌)——文/平桥区  朱跃杰

情满长淮(组歌)——文/平桥区  朱跃杰

我生长在淮河岸边,是淮河给予我们营养,哺育我们成长,赋予我们力量,我要赞美淮河,为淮河放声吟唱… 日出是云?是雾?是烟? 裹着苍茫的大地,罩着港湾的高山 是红花?是彩霞?是长

文学 05-17 10:08
一直往前走(组诗)——文/苏子展

一直往前走(组诗)——文/苏子展

山那边 想一个人 背面是整个世界 我宁愿相信,目之所及都是对的 这样,可以在天黑之前 找到那条路 于是我选择,向上 从足下开始 每走一步都离心更近 直到眼前浮出整张笑脸 幸

文学 05-17 10:03
春天,想去看看你——文/潢川县  朱海红

春天,想去看看你——文/潢川县  朱海红

  春天  想去看看你  冬天就开始准备行囊  遥盼春暖花开  春天  想去看看你  赶在第一场春雨还没打湿台阶  我会放轻脚步  不踩疼树下的落叶  春天  

文学 05-17 10:01
浉淮茶香(外一章)——文/平桥区  肖忠兰

浉淮茶香(外一章)——文/平桥区  肖忠兰

浉淮茶香  琴,瑟,琵琶,箜篌。  丝弦颤颤,在月光上隐吟。再现唐音,指尖蜿蜒着民族的心跳。袅袅,贴着春天的皮肤,滑去。  茶树枝头,小女人初醒。微微起身,绿色的肚兜乍泄春光。跟

文学 05-17 09:55
母亲的锋芒——文/潢川县  黄志华

母亲的锋芒——文/潢川县  黄志华

  母亲年轻时活得支楞楞的,和田野一样郁郁葱葱。  田野是母亲施展才华的舞台。她们彼此了解,彼此信任,彼此默契,也彼此较量。母亲从没有输过,她把一个农人的全部虔诚都交给了

文学 05-17 09:52
母爱的天空——文/商城县  汪大秀

母爱的天空——文/商城县  汪大秀

  一直活在母爱的天空里,竟忘了母亲已86岁高龄。如果不是三妹打电话,我总以为母亲的身板是铁铸的。  记忆里的母亲可是从来不生病的呀。妹妹说,想到你在外打工不容易,娘每次

文学 05-17 09:50
千里探母——文/平桥区  应传锋

千里探母——文/平桥区  应传锋

  多年来,我一直在外漂泊打工,心灵深处总有一种隐痛和了却不了的心愿:那就是太想念父母,与父母在一起相聚的时间太少。回家的打算始终萦绕在心头,怀恋家乡与思念亲人的情感却时

文学 05-17 09:48
永远有母亲的母亲节——文/潢川县  朱海红

永远有母亲的母亲节——文/潢川县  朱海红

  我是个泪点很低的人,读一段伤心的文字,听一条悲切的新闻,看一场离别的电影我都会流泪。但我又不是那种会大喊大叫大声哭泣的人,在我的印象中除了小时候做错事挨打时会哭喊外

文学 05-17 09:45
静听花开——文/光山二高分校  李纯

静听花开——文/光山二高分校  李纯

  08年,刚出校门的我来到光山,来到光山二高分校。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只是把“教师”当做一个普通的职业,一个养家糊口的饭碗而已,关注学生、关爱学生也仅仅是立身之本吧。  一

文学 05-17 09:43
我想为你唱支歌——文/信阳市二高  武利

我想为你唱支歌——文/信阳市二高  武利

  我的家在美丽的大别山脚下。那里每到春天,岭上总有火红火红的映山红,跳跃在满眼葱绿的绿色海洋中,星星点点地逼人的眼。  离家多年来到信阳,当了老师,成了家,有了孩子,春天回

文学 05-17 09:40
女儿的羊角辫——文/潢川县  胡晓川

女儿的羊角辫——文/潢川县  胡晓川

  夜,已经很深了。我放下手中的笔,拖着疲惫的身躯,怀着十分忏悔的心情,来到女儿的房间。  床头灯还亮着,女儿的两只小脚都露在被子外面,眼睫上还挂着泪水,小手紧紧地捏着她的羊

文学 05-17 09:36
祖母的遗产——文/潢川县  黄志华

祖母的遗产——文/潢川县  黄志华

  关于祖母的身世,众说纷纭,每一种都充满传奇。虽然多种说法之间有些风马牛不相及,但祖母身体的某一部分或她拥有的某个物件,却偏偏有那么一点点踪迹与某种说法相印证。祖母成

文学 05-17 09:33
王霁初,大别山永远的歌者——文/祝辉

王霁初,大别山永远的歌者——文/祝辉

  八月桂花遍地开,  鲜红的旗帜树呀树起来。  张灯又结彩呀啊,  张灯又结彩呀啊,  光华灿烂现出新世界。  ……  这是一首永唱不衰的大别山民歌,一首

文学 05-17 09:19
存在的价值——文/光山县  邹相

存在的价值——文/光山县  邹相

  每一个人、每一件物、每一份生命,乃至山川河流、花草树木,都有其存在的价值。不管是人类、动物等有情生命,还是大地、山河、植被等无情生命,都以这样或那样的形式,装点着世间

文学 05-17 09:17
人际关系与矛盾论——文/信阳  张喆

人际关系与矛盾论——文/信阳  张喆

  同事小张与小陈是一对活宝,这两位小姐天天吵天天好,正如俗语说得好:“狗脸生毛”,刚刚还亲如姊妹,一转眼就相互冷若冰霜,事后三五天又会姐姐妹妹地拥抱在一起。  时间久了,大

文学 05-17 09:15
痴心学诗赋  悲催薄命女——谈《红楼梦》里的人物香菱(文/平桥区  朱跃杰)

痴心学诗赋  悲催薄命女——谈《红楼梦》里的人物香菱(文/平桥区  朱跃杰)

曹雪芹对香菱特别钟爱,赋予她特殊的文韵,香菱爱诗,大概与她骨子里的血脉有关,其原名甄英莲,出身在富贵之地姑苏,父亲甄士隐为本地望族,禀性恬淡,喜酌酒吟诗,英莲在四岁那年的元霄佳节

文学 05-17 09:11
木厂河,心中的乐土——文/商城县  谢旭晴

木厂河,心中的乐土——文/商城县  谢旭晴

灌河之源,豫南边陲小村木厂河,敞开门户,迎来送往八方来客。 这里曾经是鄂豫皖三省通衢,商贾繁茂之地。远古洪荒时代,山上的木头由这个入口源源不断地放逐到灌河中,由水路到新店码

文学 04-29 10:28
晾马台拾遗——文/潢川  涂保学

晾马台拾遗——文/潢川  涂保学

离开家乡已经有些年头了。随着年岁的增长,好多场景都已淡忘,但那儿时经常玩耍的晾马台,却常常出现在梦里,让我魂牵梦绕…… 阳春三月,桃红柳绿,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周日,

文学 04-29 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