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六姨(小小说)——文/商城县  吴孔梅

六姨(小小说)——文/商城县  吴孔梅

六姨是大姥爷最喜欢的小女儿,从小就聪明活泼,长相疼人。从我母亲记事起,六姨就让母亲姊妹们非常羡慕。那年代,女孩家很少读书,六姨那时候却在县中上学,一身学生服成了那个时代的时

文学
06-14 17:47
胡亚林小小说四题

胡亚林小小说四题

母亲节的礼物凤她娘走出喧闹的商场,见门口一群人正围着竹篮里包裹严实的兔唇婴儿,七嘴八舌地嚷嚷着,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是哪个缺德的坏家伙作的孽。” 老人家掏出手机,就给凤

文学 06-14 17:38
漫游西九华(组诗)——文/息县  崔万伟

漫游西九华(组诗)——文/息县  崔万伟

出息没有长剑也没有背负行囊 急着赶赴一场盛会十点半的班车 越过淮河进入黄国走桃林 到胡族进入蓼国转道陈淋子 有次到灵山车过罗山莽张 被春天流放对我说你出息了 地理意

文学 06-14 17:33
时光碎片 ( 组章 )——文/固始县  桂林

时光碎片 ( 组章 )——文/固始县  桂林

凌晨晨光熹微。 我坐在凌晨的窗前,清爽,平静,祥和。 思想的野鹿,冲出方块式的楼群,在广阔的界域,天马行空。 闻鸡起舞的祖逖,凌厉的剑光,砍掉慵懒和散漫,在我眼前闪耀。一股坚定和执

文学 06-14 17:21
飞翔在三千年前的牧野大地上——文/江岸

飞翔在三千年前的牧野大地上——文/江岸

因为生在偏僻的小山村,小时候,基本没有文化生活可言。奇怪的是,一些邻居家里却珍藏着没头没尾的残破的书籍。这些不知书名、没有封面封底的发着霉味的残书,成了我的精神食粮。 

文学
06-14 17:03
黄国燕《平桥纪事》读后——文/平桥区  张启山

黄国燕《平桥纪事》读后——文/平桥区  张启山

受传统观念的影响,理发历来是一个不入流的行业;一段时间,理发更是与色情业似乎有了一些扯不清的关联,当然,这不能怪这个行业的本身,正所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其实,理发业是一个非

童年的端午节——文/光山县  邹相

童年的端午节——文/光山县  邹相

  从小到大,我一直对端午节有着特殊的感情,这其中有两个原因:一是母亲是端午节前一天生日;二是我离开老家后,对童年时的端午节尤为牵挂。  老家位于豫南山区,四面环山,宛如一

文学 06-14 16:57
父母手中线——文/光山县  黄森林

父母手中线——文/光山县  黄森林

春天的盛湾公园,绿树成荫,繁花似锦,游人如织。双休日时间,人们都放下生活的负重,纷纷和家人一起到公园享受难得的休闲时光,或散步、或打球、或赏花,或闲看公园旁那一湾碧水,或忙趁着

文学 06-14 16:55
一窗鸟鸣——文/商城县  余秀琦

一窗鸟鸣——文/商城县  余秀琦

  身处闹市,看尽了人生百态,听厌了市井喧嚣之声,那一方小窗漫漶进来的声声悦耳的鸟鸣,像优美的音符,穿越心灵,直抵灵魂深处的那方净土。  那鸟鸣应该至少有几十种鸟的鸣叫,长的

文学 06-14 16:52
忆父亲——文/商城县  余世兰

忆父亲——文/商城县  余世兰

  “妈,端午节我们不回去。”这是远在南阳的儿子刚刚在微信里跟我说的。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但儿子的这句话,却勾起了我对已经舍我们而去21年的父亲无边的回忆。  父亲多才

文学 06-14 16:50
父亲的故事——文/潢川县  余杨

父亲的故事——文/潢川县  余杨

主席像救命一九六八年的夏季,准河岸边。 那一年,瓢泼大雨下了几天几夜,从上游山里来的水又急又凶,淮河水一点点向岸边靠近。 老人们都说,山水还没下来,看这下的阵势,大水要漫淮河桥

文学 06-14 16:47
栀子花开忆长姐——文/光山县  陈茂声

栀子花开忆长姐——文/光山县  陈茂声

  初夏的清晨,当我打开门窗的瞬间,一股浓香渗透进来,从鼻孔直入五脏六腑,顿觉神清气爽。  我的栀子花开了!  顺着香气扑来的方向回眸,阳台上已有两朵雪白的栀子花绽放在枝

文学 06-14 16:46
浅夏,念安——文/商城县  余培梅

浅夏,念安——文/商城县  余培梅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借五月的清风,与多彩的春作别后,一切都安静了,正如我此刻的心境。  庭院里的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只有墙角里那一盆去年新添的绣球花不与梅花争香,不与桃

文学 06-14 16:43
烧麦穗——文/信阳  郭祥

烧麦穗——文/信阳  郭祥

  现在的人们动辄说“乡愁”,我少年时代的烧麦穗,是否也是一种乡愁呢?虽然我这一辈子没有远离过故乡。  那是一种田园的味道、丰收的味道、充盈着故乡情怀的味道。长大后,

文学 06-14 16:41
追忆与光连纸有关的岁月——文/光山县  梁丽红

追忆与光连纸有关的岁月——文/光山县  梁丽红

  光连纸这个名字,是我在一本书上看到的学名。于此之前,或是方言使然,或是误听,总之我一直唤它花莲纸。且容我暂且这样称呼它吧,因为这个名字总是使我联想到“如莲生香”般的意

文学 06-14 16:34
桥上桥下 ——浅评黄国燕散文《平桥纪事》(文/黄其龙)

桥上桥下 ——浅评黄国燕散文《平桥纪事》(文/黄其龙)

  “我想起了吴冠中的桥,他的桥歪歪扭扭,咋一看,丑陋至极。我沉进去时,我又发现了他的桥有惊人的美,美妙到了极致。桥的线条,神似永不败落的树枝丫,它好像要死去,好像要断裂,却又铮

最是人间留不住——文/商城县  余培梅

最是人间留不住——文/商城县  余培梅

作别芳菲的四月,忽而觉得,这个春天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而我也像这个春天一样过得匆忙。在匆忙之中,我竟未来得及留下只言片语,也未来得及倾听柳枝抽芽的声音,只是依着心的方向,种下

文学 06-14 16:29
小镇本色——文/商城县  罗云

小镇本色——文/商城县  罗云

  我生在小镇,长在小镇,对小镇有特殊的感情,愈久远逾强烈愈炽热。  小镇古朴与新潮并存。  小镇扭曲在一个慢坡上,上半边的民居拾级而上,下半边顺势而下,里把长的街道南北走

文学 06-14 16:26
麦子黄了——文/潢川县  潘新日

麦子黄了——文/潢川县  潘新日

  一眨眼,麦子就抖动着一身的芒,把沉甸甸的麦粒举到头顶。  麦子熟了!乡土路伸着长长的胳膊,把麦香递到村子里。  麦芒,刺疼了乡下。  老人们把电话打到孩子们各自务工

文学 06-14 16:24
两只翠鸟——文/淮滨县  张银洲

两只翠鸟——文/淮滨县  张银洲

  我退休后,喜欢上了养鸟。不久前,在滨城西湖鸟市场买了一只可爱的翠鸟,它绿背、白肚、红脑袋,三种颜色,相互映衬,煞是好看。我是爱不释手,喂食和洗澡都是亲自操作,家人们包括我的

文学 06-14 16:21
寻找——文/浉河区  赵思芳

寻找——文/浉河区  赵思芳

  这个校园很小,占地50亩,它是我任教学校的东校区。只有一栋三层高容纳十八个小班的教学楼,一栋每层只有九间房屋的办公楼。一条主干道,主干道的一侧是一个小型的塑胶操场,操场

文学 06-14 16:19
一张泛黄的高考录取通知书——文/平桥区  朱跃杰

一张泛黄的高考录取通知书——文/平桥区  朱跃杰

  一年一度的高考又开始了,高考离我是那么远,又是那么近,一张四十二年前的高考录取通知书,浓浓的油墨似乎还没有干枯,落款是“河南省高等学校招生委员会”,时间是1978年2月26日,

文学 06-14 16:16
商城烈士陵园,总想为你唱支歌——文/商城县  陈世宏

商城烈士陵园,总想为你唱支歌——文/商城县  陈世宏

商城烈士陵园位于商城县城关东大桥附近,是纪念商城革命和抗战英烈的圣地。今年春天,经过再次大规模改建翻修后,烈士陵园重新焕发了光彩。红漆琉瓦,曲廊深深;烈士雕像,浩然古朴;高

文学
05-17 10:59
龙堤春晓——文/光山县  陈茂声

龙堤春晓——文/光山县  陈茂声

东珠山,西龙山,一条巨龙卧坡化为堤。 这龙堤就像懂得人情世故的龙,时刻守护着光山县城这块宝地,护佑光山人民的安宁。这龙堤有灵性,旱时倾其所能,积蓄一湖碧波,一往情深,亘古不变;涝

文学
05-17 10:56
那一节悲壮的诗行 ——纪念河南省商城起义90周年(文/商城县 夏一鸣)

那一节悲壮的诗行 ——纪念河南省商城起义90周年(文/商城县 夏一鸣)

(九十年前,我们在回声里遇见) 贫穷,痛彻心扉 你咬牙扛起生命的卑微; 压迫,刺心入骨 你含泪佝偻已久的压抑。 渴望解放,争取解放,翻身解放 你目光坚定 不止一次仰望成一种向上飞翔的

文学 05-17 1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