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我是一个兵——文/固始县  李永海

我是一个兵——文/固始县  李永海

军旗飘扬,“八一”将至,在即将迎来中国人民解放军92华诞之际,当地政府送来了渴望已久的“光荣之家”牌子。此时此刻,当年在部队生活训练时的情景,在眼前浮现……  

文学 08-28 15:50
六叔——文/浉河区  赵思芳

六叔——文/浉河区  赵思芳

六叔是父亲的远房弟弟,打我记事起,他常来我们家。  六叔个子高,但身体瘦弱。他很爱讲究,一年到头总是将自己收拾得利利落落。到了夏天,他的衬衫看上去白得耀眼。加上他爱讲大鼓

文学 08-28 15:47
推窗见绿——文/商城县  余秀琦

推窗见绿——文/商城县  余秀琦

推窗,见绿,见欢喜。  试想想,窗外有几棵常绿乔木,或石楠,或棕榈,或女贞,或香樟或桂。当然数竹最好。竹,个性飘逸,有节中空,符合一切审美要求。“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说的就是这个

文学 08-28 15:46
偷得浮生半日闲——文/商城县  吴小杰

偷得浮生半日闲——文/商城县  吴小杰

电脑屏幕闪一下突然黑了,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走廊已喧闹起来,先是门接二连三地开了,吱吱呀呀的声响或悠长或短促,像赶一场热闹的集。接着人声纷纷传出来,有人抱怨做到一半的文档没

文学 08-28 15:44
一汪碧水一塘荷——文/光山县  陈茂声

一汪碧水一塘荷——文/光山县  陈茂声

盛夏,去武汉办事,当路过新洲区时,透过车窗,路边一望无际的荷花怒放,估摸不透有多大面积,只是塞满了眼帘。一阵兴奋过后,我陷入深深的回忆和沉思,想起老家门前的荷塘。  记忆中,每到

文学 08-28 15:42
夏夜的等候——文/潢川县  朱海红

夏夜的等候——文/潢川县  朱海红

  昨天下午下了一场好大的雨,虽然时间不长却给这座小城带来久违的凉意,毕竟高温二十多天了,这场雨让人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下了班,我顺路拐进爸爸家的楼下,上了楼发现刚才的

文学 08-28 15:40
铃声飘来的时候——文/光山县  王刚

铃声飘来的时候——文/光山县  王刚

“同学们,下课时间到了,老师您辛苦了!”轻柔的音乐中伴随着温馨的话语,老师走下了课堂,同学们也从教室里欢快地走出,欢乐顿时洒满了校园,师生们开始了快乐的课间生活了。  这样

文学 08-28 15:33
向往散步的感觉——文/潢川县  涂保学

向往散步的感觉——文/潢川县  涂保学

平生最爱散步,春花秋月前,雨露阳光下,在天地间慢慢走,慢慢的看物和人,思索人生,是我最好的享受。此时脑袋变得轻松。思维速度加快。许多百思不解的难题,瞬间会突然有了答案,眼前一片

文学 08-28 15:31
雨中行  雨中情——文/平桥区  鲁二菊

雨中行  雨中情——文/平桥区  鲁二菊

这是一张照片,镜头记下了那天的湿润和真诚。  那是一个雨天,我和文友摆渡人、菊农在叶楠白桦文学馆参加一个文学沙龙,这是文学馆首届文学沙龙,大家都很兴奋,围绕着如何读写郝堂

文学 08-28 15:27
消失的干店——文/潢川县  范广学

消失的干店——文/潢川县  范广学

老家的那条老街上曾经有一家干店,那是底层人物的落脚点。  来住店的是些社会底层的小人物们,有耍手艺的,有乞讨的,还有家里吵嘴生气跑出来的流浪人等等,他们没钱住宾馆旅社,这儿

文学 08-28 15:25
搬家——文/固始县  桂林

搬家——文/固始县  桂林

  我也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搬家了。  在一个地方住久了,形成了习惯,倾注了情感,也就适应了氛围。十年来,我在老房子里丈量素雅的日子,雕刻质朴的文字,虚度踏实的光阴。生活对我来

文学 08-28 15:23
脊梁——文\邹延清

脊梁——文\邹延清

1987年深圳一个中年汉子——任正非在雨中伫立面对自己被单位开除妻子离他而去他无暇叹息因为上有年迈父母需要赡养中有年幼兄妹正在成长下有幼儿需要照顾为了活下

文学
07-31 17:38
再游致园——文\息县 陈洪明

再游致园——文\息县 陈洪明

夏阳辉耀致远亭,致园处处好风景。古息春秋述远古,二十四孝讲传统。曲水流觴记雅事,主道边刻百家姓。龙爪松下三叠水,曲水亭迎八面风。月季园中花怒放,喷水池里水喷涌。小桥流水通

文学
07-31 09:28
致园游——文\息县 陈洪明

致园游——文\息县 陈洪明

建国以来,具有3000多年悠久历史的息县县城,日新月异,旧貌变新颜。特别是近些年来,县委、县政府关注民生,注重开发旅游景点,拉动经济发展,先后建成了濮公山地质公园、息州森林公园以

文学
07-31 09:23
我的高考记忆 ——文/常 青

我的高考记忆 ——文/常 青

上世纪七七年的八月份,我从知青点请假回去照看生病住院的母亲。一天病房里来了一位看望其他病号的人,聊起来,知道我是下乡知青,就说:“今年上大学不再是推荐了,都可以报名,然后考试

文学
07-09 10:10
相约独山下——文/光山县  刘玉霞

相约独山下——文/光山县  刘玉霞

  赴独山油菜花会,是在去年初冬油菜籽发芽后,收到的名信片。这份期待给漫长的冬天添了许多美丽的遐想和一份忠诚地等候。  独山,我们是已相识的老朋友,认识你时是在那个秋天

文学 07-03 16:55
一枚月亮掉落人间——文/光山县  张琼

一枚月亮掉落人间——文/光山县  张琼

  “天上只有一个月亮,庭院里却有好多个。一枚飘进水井里,人看着井里的月亮,月亮也看着井上的人。一枚落在水缸里,一只蚂蚁迷了路,无意中跌落进去,便划出无数个细碎的小月亮。”

文学 07-03 16:48
望槐——文/光山县  王刚

望槐——文/光山县  王刚

  槐店小镇,是在一棵槐树下聚集而成的村落,应该是具有诗意的。明朝前的那棵老槐树已经不在了,婀娜多姿的小槐树已经学会它的模样,飘散着它的芬芳。五月的槐店,槐花飘香,楚楚动人

文学 07-03 16:46
寻春三清山——文/商城县  刘昌国

寻春三清山——文/商城县  刘昌国

  早上七点半,我们赶到金沙服务区,需乘索道从这里上山。谁知正赶上清明节期间,游人太多,我们25人团排到第857号,没办法,只好等候,过了中午一点,我们才陆续乘上索道。  从索道上

文学 07-03 16:45
牛耕时代(短篇小说)——文/淮滨县  张银洲

牛耕时代(短篇小说)——文/淮滨县  张银洲

  一  牛耕时代,吃香的不是牛,而是使唤牛的人。我们这里把使唤牛的人叫做“掌鞭”。“掌鞭”们的头儿,叫做“鞭头”。  我爹那时候就是我们生产队的鞭头。掌鞭不仅工分比

文学
07-03 16:41
亮堂的地方——文/商城县  黄久辉

亮堂的地方——文/商城县  黄久辉

  吴恒在一家化工厂工作了二十年,因为一场事故,吴恒的眼睛瞎了。厂里赔了吴恒一笔钱,妻子把吴恒带回了老家。  吴恒从进门的时候,就沿着门框,一路摸下去。摸到了厨房,厨房里有

文学 07-03 16:39
辞行(小小说)——文/潢川县  余成水

辞行(小小说)——文/潢川县  余成水

  初夏。华灯初上。  地处黄淮地区的小县城,天气还不是十分炎热,街市的大排档生意已经异常火爆起来。一张小桌子,几个小板凳,大家随意点几个小菜,来几瓶啤酒,肆无忌惮地谈天说

文学 07-03 16:36
红妞与白妞(小小说)——文/潢川县  刘光华

红妞与白妞(小小说)——文/潢川县  刘光华

  在榴花坳村,几乎每家每户院中都种石榴。  榴花坳先前叫石坳,在当地是出名的贫困村,石榴树是石坳村长老李的祖父几十年前在做江南做生意时引进的,虽然当时种了十几株,经过精

文学
07-03 16:33
走夜路(小小说)——文/潢川县  刘冰

走夜路(小小说)——文/潢川县  刘冰

“出鬼了!”成志猛地朝电动车踹了一脚。  明明计划好到家还能赶上吃晚饭,可刚刚骑一半的路程,车子没电罢工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如何是好?  成志掏出手机想给家里打个电

文学
07-03 16:30
悼二嫂(小小说)——文/新县  汪宗军

悼二嫂(小小说)——文/新县  汪宗军

  “小爹,我娘走了。”  接到侄儿冬至的电话,我忽然一惊,半天没缓过神来。  “走了”,在我们豫南地区,通称是指“人死了”。  “你娘平时也没有病,怎么说走就走了呢?什么

文学
07-03 1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