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山深处有人家——信阳毛尖核心产区采风记行

阅读:8117 2019-04-18 16:23:10
信阳周刊全媒体记者卢成良刘志刚查少胜四月的信阳,很美。美在浉河之畔,春风拂柳,绿了两岸;美在报晓之巅,山花烂漫,游人如织;美在田野乡间,草长莺飞,万物竞秀;还有一美,她的起点是睡...

茶山深处有人家——信阳毛尖核心产区采风记行

信阳周刊全媒体记者 卢成良 刘志刚 查少胜

四月的信阳,很美。

美在浉河之畔,春风拂柳,绿了两岸;

美在报晓之巅,山花烂漫,游人如织;

美在田野乡间,草长莺飞,万物竞秀;

还有一美,她的起点是睡仙桥,沿南湾环湖而行,是绵延数百里的万亩茶山,眼力所及,皆是茶园,嗅觉所闻,皆是茶香,未及入得唇来,便已醉了三分,这里就是久负盛名的信阳毛尖核心产区。

守着最好的山,做着最好的茶

这里,有烟雨蒙蒙的“五云”,有独具风情的“一寨”,还有藏于青山巍巍,秀水深处的“两潭”,他因流传的一则神话,而愈加神秘。

“一山压二龙,左右扯双瀑,对崖竞斗奇,两潭各争秀。”

卢万财老人的茶园,恰恰就在这“一山压两龙”的茶山之上,对于茶山的故事,他如数家珍。

“传说,有一年大旱,河流干涸,赤地千里,万物尽毁,玉皇大帝了解到民间的疾苦后,派小白龙和小黑龙两兄弟到信阳一带来降雨。领着御命,两兄弟即刻就往这边赶,看到这边的草木焦枯一片,马上施雨,随着甘霖的降下,草绿了,树翠了,花开了,人间春色,生机盎然。天上虽美,但凡间总是令人向往的,何况是这样的景致,两兄弟流连之中,忘情沉醉。话说天上一天,地上一年,两兄弟领命未归,触犯天条,玉皇大帝大怒之下将两龙远远隔开压在大山之下。两小龙苦苦哀求,但皇命不允,回天庭无望,久而久之,小黑龙小白龙思亲的泪水流淌不息,就化成了这黑龙潭与白龙潭瀑布。”

黑白两潭,相隔一山,山脉地势,如出一辙。听水声澎湃,如万马奔嘶而来。走到近前,见那飞瀑如同一匹白练,从10余丈高的石壁飞泻而下,石壁的半腰有一块巨石凹现出来,瀑泉喷激飞洒,细若珠玑,形成水帘落入潭中,如同隆隆雷声,隐隐有哀思悲鸣之音,动人心魄。

也许受两潭风水浸润,造就了这里的茶园更显郁郁葱葱,所滋养孕育茶芽多肥壮柔嫩,色泽翠绿,入口,茶香浓醇,回甘生津,神清气爽。

卢万财老人,已是83岁高龄,他是有着60年党龄的老党员,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劳模”。“守着最好的山,做着最好的茶”,他守着这个信念,一守,就是一辈子!

因为一座山 爱上一个人

我们沿着茶山之路,拾级而上,路两侧,映山红遍,兰草馨香,云雾缭绕,置身其中,如入仙境。只可惜,再美的景色,我们不过是他的过客,匆匆而来,匆匆而走,再多不舍,又能奈何?

想必,二十年前,那个从信北而来的采茶姑娘,和我们一样,面对此情此景,发出这样相同的感叹。她叫耿纪芳,胡店姑娘,跟随亲戚南下采茶,见惯了一马平川的平淡无奇,第一次来到浉河港,便被这俊美的山水迷住了。而同时被迷住的,还有一个叫卢万财的三儿子卢国军,他常常躲在自己的茶园深处,偷偷的看着耿纪芳,纤细的手指,在葱茏的茶叶上翩翩起舞,捻指生香,白皙的脸庞,清澈的眸子,举手投足,顾盼生情。

耿纪芳,爱上了这座山,一来,便永远不想走了。

卢国军,爱上了这个姑娘,一见,便永远想留下来。

耿纪芳,因山而爱,她发现,卢国军老实,能干,如这座山一般宽厚,淳朴。

卢国军,因爱而山,在贤妻的帮助下,开荒植茶,勤恳劳作,以茶致富。

茶山,从不乏种种美丽的故事,他们用真情,演绎了一曲山水恋歌。这一曲,伴他们从懵懂到青葱,从年少到中年,即便霜染了青丝,也不改那眉宇间的山水情深,地久天长。

信阳毛尖,这采撷于天地之间的造化风物,经受人间烟火的熏染,多了些至性至情的味道,入口醇香,回味悠长。

终审:卢成良编审:孙兰编辑:卢成良
更及时 更接近 更有趣 关注周刊微信号
登陆后可以评论哦,点击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