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美好的遇见——文/光山县 王刚

阅读:6853 2019-10-09 15:53:26 作者: 王刚 来源:原创
  豫南的南方,有一个古老的寨子,经过了千百年的沉睡,突然间醒来了。它抖落掉身上的荒草,稳稳地站了起来,轻轻地洗了洗脸,牵了牵那藏青色长长古装大袿,笑容可掬地就这样出来了,这就...

  豫南的南方,有一个古老的寨子,经过了千百年的沉睡,突然间醒来了。它抖落掉身上的荒草,稳稳地站了起来,轻轻地洗了洗脸,牵了牵那藏青色长长古装大袿,笑容可掬地就这样出来了,这就是地处光山槐店乡珠山村的曹畈寨。据说那个出生在光山县城的先哲司马光,年少时曾经渡河来到了这个寨子,这里的稻场上,老屋边,石门下,小路上,池塘边……都留下了他孩童时奔跑跳跃的印迹,有凤来仪,寨子立即亮堂了许多,从此寨子就多了一个名字,叫司马光小镇。

  初来小镇,真的不知道小镇会有这么好。小镇的好是深藏着的,它蜿蜒于龙山湖下的一处平畈,淹没于一片苍翠的绿海之中。远观之,那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四周林木茂密,小镇就像是一块漂在水上的挪亚方舟,苍翠欲滴,绿色四溢。靠近它,方知这是一个小小的村落,准确说是一个水寨,有十几户人家,勾栏瓦舍,古色古香。小镇四周环绕的水,将镇子围成了一个大大的蒲扇形状,通往小镇那条悠长的路就成了这把扇子的扇柄。水在轻轻流动,波光粼粼,似在微微摇动这个巨大的扇子,一荡一漾。水在小镇恋恋不舍地转了一个圈,轻轻地向东缓缓流去,平缓的河水流过了龙山、珠山、老虎山、凤凰山、毛狗山……从此这里的山山水水便丰润了起来。寨子、河水、小山、树林……一起融入这夏季早晨,薄雾蒙蒙,时浓时淡,若隐若现地构成一幅神奇流动的田园水墨图。

  进入小镇,必经寨门,小镇的寨门是饶有风味的。小镇的西面和南面各有一座寨门,就像是长长大褂衣襟上的两粒青花扣子,扣上了,寨子立即清新优雅了许多。西寨门是主门,那是江南水乡的建筑。红石的根基和拱门,秀出了大门优美的线条,青墙灰瓦和飞檐翘角给了这扇大门古朴典雅。镶嵌在寨门上的两扇雕花,透出古老小镇的时空交替,仿佛在诉说这个老寨子的古韵风华。南寨门应该是一座辅门,那是村民们下地劳作的必经的地方,寨门富有北方寨子的简约风格。大门的左右两侧各是一个青石砌成的基座,上端是八根柱子支撑起的一个空中的阁楼,整个阁楼分层建造,中间高,两侧低,灰瓦翘檐,古朴中略显些富丽堂皇。两处南北风味各异的寨门,巧妙地聚集在小镇上,似乎要向大家演绎这北国的江南和江南的北国风光了。

  进了寨门才真正知道小镇的好,从南寨门的通道走过,两旁整齐地立起大大小小的石磙,那是先贤曾经耕耘这里的遗迹,深情地讲述着这里绵长的农耕故事,这些可圈可点的过往成了这里引以自豪的骄傲。小镇的巷子里新修了水泥路,曲折幽静,路两边或有花池花带,或有低矮的小“城墙”,或有高低相间的树木花草,满目都是养眼的绿和多彩的花。巷子的两边大都是青砖灰瓦古朴的房屋,有的院墙上爬满了常春藤,或是紫藤,间或有缀满花朵的树枝从墙上探出头来。那些老房子前的老石臼,红军在这里用过的喂马槽……每一处的老物件都会默默讲述一段曾经的故事。小镇的尽头有一处豫南地区农耕文化展览馆,陈列着那些熟悉的种子,稻谷、麦子、大豆……见证着这里曾经有过繁荣的农耕文明。陈列着这些农耕的用具,斗笠、蓑衣、木犁……将过去的耕作场景再现为一段可以目睹的历史。走进庭院的深处,忽儿飘出一阵阵米饭的清香,你怎么也不会想到,声名鹊起的司马光家筵,会成了这里的家常便饭。说起家筵,就是家的味道,顿时味觉生津,忍不住停下脚步,是要进去品尝一番的。这时,一条狗倏地从一个门缝里钻出来,向来人扫了一眼,怕是惊扰游客的梦境似的,知趣地快速消失在小道的尽头。

  小镇的好是水养出来的。近水楼台先得月,靠近龙山湖的小镇是不缺水的,西门外就是一条三十里长河,河水清澈见底,碧波荡漾,潺潺不息,滋养着这块肥沃的土地,让这里变成了真正的鱼米之乡。好客的小镇,刚刚送走开秧门时的热闹,转眼已是七月流火的时节,成片的稻禾将这块大地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绿毯,已经看不见田里的水和田野的路,这是正在抽穗的稻子铆足劲丰满自己的颜色。炽热的太阳底下,稻田里散发出潮潮的润润的酷似芳草的清香,这便是稻田的色彩和味道。微风吹来,稻禾好似挺着十月怀胎的肚子摇摇晃晃,最后它是要让自己摇晃得金黄金黄,去收获着自己的收获。河水是与小镇四周的水相连的,这让小镇的水有了活力。小镇四周的水有时是平静的,坐在河边的小石阶上极目远望,两岸绿柳低垂、月季摇曳,水里有高大杨树的倒影,也有迷人花朵的折光。漫步行走,小河的另一端则是菱花点点,河面上铺满了平平整整的菱角叶,菱角就在这叶子下面偷偷地生长,将自己盖得严严实实,密不透光,怕是被人发现似的。解一叶小船入水,菱叶自然分到两边,伸手翻开肉肉的菱叶,里面竟是许多硕大鲜嫩的菱角。菱角,菱角……你一定会情不自禁伸出手去,欣喜地发现着,欣喜地采摘着,还会迫不及待地剥开一个,细细品尝一下菱角水淋淋香甜的味道。自由自在地漂浮在水上采菱的感觉很是惬意,然而采菱终是一件辛苦的事,冷不丁就会被菱角的锐刺扎伤。“心心遗所思,不顾刺侬手。”还是有许多喜欢菱角的人坚持要去采菱的。有风来过的时候,小镇四周的水慢慢荡漾起来,水上菱角叶也随之浮动,似乎又要将小镇轻轻摇动,小镇就这样在水中一张一合,陶醉了起来。是水滋养了小镇,小镇也丰满了水的腰身。


  小镇确实很美,优美的地方从来就不缺优雅的名士,有走出去的,也有走进来的。司马光随家人来过,岁月匆匆,又随家人离开。一名仰慕司马光的元代“中原硕儒”马祖常,放弃了可以居住的名山大川,最后选择定居在光州的“石田山房”,那是想要时时游历小镇,寻找一份灵气的,因为仰慕,所以终老。元代状元龚友福、清代名臣胡熙就在小镇附近居住,他们的选择,并不只是选取终身依老的所在,还在于与司马光小镇附近的这块地方的一种契合,在这里,他们寻找到了灵魂所在,寻找到灵感翻腾的气象。“莫道楚乡风物陋,文章屈宋到如今。”他们中的许多人在这里得到了渴望的那种慰藉,曾经赫赫有名的《四库全书》中载入了他们许多不朽的华丽诗篇。的确,文人名士在这里住上一住,就不会在空寂中寻月而逝了,或许又多了一些人生诗意。如若错过这样的小镇,我想多少会有一些遗憾的。

  小镇一觉醒来,便又是醉了,醉在它农闲时恬静与舒适的美好,醉在它农耕时浓浓绵绵的乡村味道。古老的小镇,在不断的嬗变中完成了华丽转身,给了我们一场美好的遇见。

终审:卢成良编审:孙兰编辑:刘宏冰
更及时 更接近 更有趣 关注周刊微信号
登陆后可以评论哦,点击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