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园游记——文/潢川县  张柯

阅读:7679 2019-10-09 15:47:12 作者:张柯 来源:原创
  在一个阴雨天,应朋友之邀又去了趟位于河南省光山县的邓颖超祖居。  这是一栋晚清民国老宅,因为有着邓颖超祖居名号的庇护,从而躲过风雨飘摇的动荡岁月得以完整保留。  ...

  在一个阴雨天,应朋友之邀又去了趟位于河南省光山县的邓颖超祖居。

  这是一栋晚清民国老宅,因为有着邓颖超祖居名号的庇护,从而躲过风雨飘摇的动荡岁月得以完整保留。

  隶属鄂豫皖三省交界的光山小城是有名的智慧之乡。历代人才辈出,北宋名臣司马光从小就出生于此,著名的司马光砸缸故事亦发生在这里。

  现代有周恩来的夫人邓颖超、开国上将尤太忠、万海峰、胡熙......等一百多名英雄先烈,他们都是光山人的骄傲。

  邓颖超祖居地处县城中心,和老一高毗邻。从一条小巷曲折向前行进,巷道两边的民居围墙古朴雅致,依稀可见徽派建筑的痕迹。

  光山县政府对老建筑都有保护措施,免费维修力存原貌。邓颖超祖居就紧挨在老一高正后方。(花园路街道中心)

  从外观上看,整栋老宅并不是特别宏伟气派,却古朴而稳固。特别是门头两侧悬挂的大红灯笼和一棵古柏,使得老宅具有浓浓的晚清风格。

  从高高的门槛跨进,迎面一堵刻满家规家史的石屏用以阻隔正屋和大门的间距,石屏后面是一排厢房,厢房正堂屋供奉着周总理和夫人邓颖超的灵位。

  厢房两侧是卧室,内里摆放着一张颜色陈旧的老式雕花木床,旁边依次是梳妆镜、洗脸架、木柜……从格局和陈设上来看,这里应该是主人的卧室了。

  出得门来,通往右侧的内室门头上有四个字:紫气东来,字体端正挺拔,娟秀俊逸。

  古时和现代的建筑差别在于结构和形式。这几间内堂分两层,呈四方形状,寓意四平八稳。但不足之处是光线较暗,为增加亮度,故而在屋子中间修了一方四角天井。天井下方的水槽很像古时的猪槽,既可起到排水作用以防室内潮湿,又可在万一遇到火灾时有水救急。

  以南为前方的堂屋里陈旧的四方桌,放置一副虽残缺但仍不失小巧精致的骨制麻将,还有盘象棋,看来这算是那时大户人家的主要娱乐生活了。

  紧临着大门两侧分别放置两顶轿子,上面的颜色、雕花已看不大清楚了,其中一个轿子顶端有朵大红花,应该是古时女子出阁时的绣轿。

  我上去用手移动了一下,感觉很是沉重,不由地想起古时的轿夫和生活在底层的贫苦人们,仿佛触摸到是那个时代的厚重沧桑!

  循狭窄的木楼梯拾级而上,楼梯两侧的墙壁上,挂着民国时期的仕女图,这应该就是大家闺秀的绣楼了吧。

  楼上的房间里,陈列着革命时期的各种来往信件,墙上的简介是邓颖超父母祖上的生平。还有邓颖超如何从一个懵懂少女到走上无产阶级革命道路的历程。

  玻璃展柜里的几件民国时期的丝质旗袍和土布对襟大褂,再现了那个时代女性的社会生活。

  来到后室,又是会客厅,神龛上依次供奉着祖先牌位、香炉。两把庄重古老的楠木椅分置两边,正对着天井上方。

  站在二楼天井的廊沿,雨点从这块四方天空落入下面的水槽中,溅起阵阵涟漪。所有的木质建筑似乎都透出沉重而古老的年轮,岁月和时光像天井下水槽里的水,静默无声地流淌。

  下楼出了内室,眼前豁然一亮,只见后院修竹掩映,小径通幽,小池塘里锦鲤游弋,睡莲娉婷。

  小路尽头又几间厢房一字排开,练武厅里的刀枪剑戟曾预示着曾有的尚武民风。院子尽头的马厩、石磨、使得整个院落多了丝烟火味儿…… 然后又一条长长回廊环绕回前屋。

  小时候经常在这条街道穿梭玩耍,对于近在咫尺的这栋老建筑从没关注过,当初相隔不远的老戏院也是一栋历史遗迹,只不过实在是年代久远有安全隐患,又处在小城中心地带,所以不得已才被拆除。

  返程时我们又来到司马光砸缸旧居。

  比起邓颖超祖居,这栋老建筑的历史更为厚重悠久,同样处在闹市中心,司马光旧居背临闹市,而幽静一隅。

  这栋古宅座西朝东,门口有几颗千年古松,因时间久远太过苍老,不得不借助铁棍绳索支撑。

  在高高的石阶上,两扇朱漆大门肃穆庄重,高墙青砖黛瓦,飞檐毓秀。

  一个四方小院内,迎面是一座小石拱桥、小亭子、古井……尽头修竹摇曳,小径通幽。北方室内,展柜里摆的有豫南民俗物品和年代久远的日常器物。

  门口两只大石狮子威武雄姿。紧临东边围墙,镇守一方。

  当地政府为真实再现司马光当初的智慧、就还原了当初场景:几个孩童慌张奔跑叫人,司马光举着一块大石头,把大缸砸了个大窟窿,水流出来了,里面的孩子得救了。

  我们站在大门外回望,正值盛春,院子里的两株樱花开的正酣,枝干纵横的树上漫漫的缀满了厚厚的粉色花朵儿,迷离脱尘!

  外面的喧嚣和这里几乎互不相扰,仅一墙之隔的现代和古老,令人既恍如隔世,又沉静自然。

终审:卢成良编审:孙兰编辑:刘宏冰
更及时 更接近 更有趣 关注周刊微信号
登陆后可以评论哦,点击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