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阳龙湖赏荷记——文/市直  管荣玲

阅读:7250 2019-10-09 15:42:31 作者:管荣玲 来源:原创
  到淮阳龙湖赏荷,源于淮阳公众号推文“花开龙湖,荷香中华,淮阳在等你!”的美丽“诱惑”。尚未成行,我便在心中摹画着龙湖与荷花的模样,是李白的“若耶溪傍采莲女,笑隔荷花共人...

  到淮阳龙湖赏荷,源于淮阳公众号推文“花开龙湖,荷香中华,淮阳在等你!”的美丽“诱惑”。尚未成行,我便在心中摹画着龙湖与荷花的模样,是李白的“若耶溪傍采莲女,笑隔荷花共人语”?是杨万里的“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抑或是王昌龄的“乱入池中看不见,闻歌始觉有人来”?我一边吟诵古人描写荷花的美丽诗句,一边在心中想象龙湖荷花的动人场景。

  盛夏季节降临,满塘荷花绽放,愈发撩起我到淮阳龙湖赏荷的憧憬。头伏的一天,趁着高温尚未炙烤大地,相约四位朋友,早上6点从豫南小城启程,朝着周口淮阳进发。天公作美,朗朗晴空,习习清风,一路欢笑,一路风景,好像置身于如诗如画的人间四月天。感谢国产北斗导航系统的指引,200余公里的路程才耗时128分钟,上午8点8分,我们来到了心仪已久的千年古县——淮阳,犹如赶赴一场郑重的邀约,整点时刻,分秒不差。

  整理衣冠,屏住呼吸,怀着虔诚膜拜的心情,我们首先祭拜了太昊陵。太昊陵坐落在淮阳县城北,古蔡河畔,城湖之滨。太昊陵即“三皇之首”太昊伏羲氏的陵庙,是纪念中华人文始祖太昊伏羲氏的大型陵庙,因太昊伏羲氏位居三皇之首,其陵墓被誉为天下第一陵。太昊伏羲陵占地875亩,建筑雄伟,殿宇巍峨,松柏森森,肃穆庄严。构筑风格与明代皇宫建筑相仿,外形沉稳,端庄大气,千百年来香客络绎不绝,香火延续不断,佑护着云云众生。

  上午10点10分,我们一行乘坐“龙舟”游龙湖、赏荷花。泛舟烟波浩渺的万亩龙湖,一眼望去蓝天白云、碧水红荷,形成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令人视野开阔,心旷神怡。龙舟师傅很是热情,边卖力划舟边解説,龙湖因中华人祖太昊伏羲氏定都宛丘,以龙纪官,号曰龙师而得名。龙湖坐落黄淮平原腹地,湖水环抱古城,古城屹立水中,展现出一派“城在湖中、湖在城中、湖中有景”的独特景观,被誉为内陆奇观,中原明珠。

  龙湖有着宏阔的水域面积。其东西阔4.4公里,南北长2.5公里,围堤14公里,由东湖、柳湖、南坛湖、弦歌湖四部分组成。水域面积11平方公里1.6万多亩,有万亩龙湖之称,是中国内陆最大的环城湖。龙湖湿地野生动植物种类繁多,常见湿地植物71种、鱼类26种、两栖爬行动物12种。万亩龙湖碧水莹莹、浮光耀金,柳丝垂岸、鸥鹭嬉滩,风景宜人、秀色可餐。“彼泽之坡、有蒲有荷,彼泽之坡、有蒲有茼,彼泽之坡、有蒲有萏。”《诗经》《陈风》中所描绘的那对情男痴女的约会地,就在这古老而神奇的龙湖湖畔。

  遐想中,舟至湖中荷花岛。据说龙湖荷花是商周时代留下的优良品种,荷叶如盖,荷花硕大,色泽艳丽,清香溢远,堪称“神州第一荷”。才高八斗的曹植曾在此流连忘返,倾情而作《芙蓉赋》,盛赞龙湖荷花“览百卉之英茂,无斯华之独灵”,极写龙湖荷花满湖绽放之盛状,亭亭玉立之灵秀。宋代大文豪苏轼亦曾被龙湖自然景色所陶醉,在《次韵子由柳湖感物》中咏道:“惟有柳湖万株柳,晴阴与子共朝昏……朝看浓翠傲严赫,夜爱疏影摇清园,风翻雪陈春絮乱,春响吸木秋声坚……”唯美诗句倾注了作者对万亩龙湖的爱慕之情,景仰之心。此时的荷花岛微风徐来,波澜不惊,荷香扑鼻,沁人心脾,吟诵古人的名句,饱览眼前的美景,深感此行不虚,快哉,快哉!

  泛舟湖中,置身花间,极目远眺,但见湖中大片大片绽放的荷花,娉娉袅袅,格外养眼,在“接天莲叶无穷碧”的映衬下,营造出一片“映日荷花别样红”的诗情画意,美轮美奂。墨绿色荷叶犹如巨幅油画的底色,层层叠叠、挤挤挨挨立体感极强,映衬着灿若繁星、色泽艳丽,或盛开、或初绽、或含苞待放的荷花儿。白色的花朵洁白如雪,粉红的花朵娇艳似霞,一枝枝荷花像一个个天生丽质的小仙女,亭亭玉立于万亩龙湖之中,令人陡生羡慕之情,此情此景,令人流连忘返。“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正当我们劈开荷叶,逶迤前行之时,瞧!久违了的几只可爱的蜻蜓在我们身边飞来飞去,几条活泼可爱的小鱼在龙舟边游来游去,铺开一幅灵动画面,平添几多自然情趣。

  此时,我对荷花由欣赏到敬佩,景仰之情油然而生。莲,花之君子者也,以品行高洁著称于世。古往今来吟诵莲花的诗词文章汗牛充栋,我独爱宋代周敦颐的《爱莲说》:“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寥寥数语将莲花冰清玉洁的道德品行和洁身自好的君子形象,刻画得入木三分、淋漓尽致。若问我龙湖赏荷有什么感想,那就是当人心不古、世风浮躁之时,保持爱莲之心,培养清廉之志,涵养思廉之气,以莲明志,如莲生长,似莲修行,做一朵仙风道骨、品行高洁的莲花。

  游罢龙湖,欣赏完荷花,一行人游意未尽。透过历史的云烟,在湖水的静谧与喧哗中,在桨声光影的摇曳里,飘荡在龙湖上的云,流淌在荷叶间的风,化成一道道碧绿的水墨诗行,在我们每一个人心中留下珍贵的记忆。

终审:卢成良编审:孙兰编辑:刘宏冰
更及时 更接近 更有趣 关注周刊微信号
登陆后可以评论哦,点击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