搿老伙(小小说)——文/固始县  周明金

阅读:12741 2019-10-09 14:54:31 作者:周明金 来源:原创
  媒人“一枝花”牵线搭桥,介绍守寡数载的杨嫂与鳏居多年的李哥搿老伙。大家都认为般配,杨嫂、李哥也满心欢喜,却遭到杨嫂儿子栓柱、李哥闺女巧儿强烈反对。  栓柱说:“妈,俺...

  媒人“一枝花”牵线搭桥,介绍守寡数载的杨嫂与鳏居多年的李哥搿老伙。大家都认为般配,杨嫂、李哥也满心欢喜,却遭到杨嫂儿子栓柱、李哥闺女巧儿强烈反对。

  栓柱说:“妈,俺不愁吃穿,零花钱不断,您老咋还有这想法呢?是儿子媳妇不孝顺?孩子们惹您生气了?”杨嫂摇摇头没说话,眼泪却“吧嗒吧嗒”掉下来!

  巧儿一听说爹要续弦,坐飞机不远万里从新疆赶回来,一进门就哭开了:“爹呀!这么多年,您又当爹又当妈,忙了家里忙地里,好不容易我长大了,能挣钱也成家了,有我和您女婿挣钱好好孝顺您。您泥巴都快埋到脖子了,怎么还想着找老伴呢?”

  李哥啥也没说,转身回到小屋里一支接一支地抽闷烟,烟雾一缕一缕地飘出来,浓浓的烟味呛得巧儿直咳嗽。

  栓柱、巧儿不约而同、怒气冲冲来找“一枝花”。

  巧儿一手掐着腰,一只手指着“一枝花”的额头:“你是不是吃饱撑的?我爹求你帮他介绍“老棺材瓤子”了?你嘴巴痒了能不能搁墙上擦擦(cào)?”

  “一枝花”正和面准备蒸馍,把手从面盆里抽出来,不紧不慢地说:“姑娘,你也太没教养了吧?你真正关心过你爹?你知道你爹最需要什么?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能回答上来就说明你有孝心:你爹生日是哪天?漫漫长夜你爹是怎么度过的?你爹生病了吃饭喝水谁来管?”

  巧儿被问得哑口无言,窘得脸上红霞飘飞,哭着跑了出去。

  栓柱不像巧儿那样火爆脾气,他似乎是同“一枝花”商量:“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我们小辈管不了,但总得征求我们意见吧?

  “一枝花”拍拍栓柱的肩膀:“孩子!常言说,少年夫妻老了伴,满堂儿女抵不上半路夫妻,老人的孤独寂寞是钱能解决的吗?”几句话说得栓柱泪眼婆娑,转身走了。

  巧儿回家不见了爹。前屋喊到后院,也没人应声。巧儿“庙里失火——慌了神”,带着哭腔喊了一遍又一遍,只有左邻右舍四门落锁的空房子传出回音,让人瘆得慌。

  巧儿走出村庄一直找到娘的坟地,爹一边给娘烧纸,一边自言自语:“巧儿她娘,你也走十多年了,当初巧儿小,我不忍心找,怕巧儿受委屈!现在巧儿有了自己的家,我倒成了孤家寡人了。一个庄上就剩下我一个孤老头子,白天有鸡鸭猫狗陪着我,唉,夜晚可真难熬啊……不怕巧儿可怜,我真想找你去!”

  巧儿哇的一声哭起来:“爹呀——啥都别说了,咱回家吧!”

  “一枝花”的话句句敲打着栓柱的心,这么多年小两口常年在外,与妈团聚日子屈指可数。两个孩子都是奶奶一手带大,孩子不懂事,常惹奶奶生气,确实苦了妈!

  栓柱叫回妻子,巧儿叫回了丈夫,同时叫来的还有两家亲戚。在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李哥带着鸡鸭猫狗搬进杨嫂家。

终审:卢成良编审:孙兰编辑:刘宏冰
更及时 更接近 更有趣 关注周刊微信号
登陆后可以评论哦,点击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