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老歪(小小说)——文/潢川县  范广学

阅读:6436 2019-10-09 14:49:13 作者:范广学 来源:原创
  夕阳西下,霞光洒在西湾河上。老歪一歪一歪地走在河岸上,变幻着的景色,成了他诗中的色彩。  老歪写诗,诗成了他生命中的一部分。他还自费出版了诗集《生命的色彩》。这年头...

  夕阳西下,霞光洒在西湾河上。老歪一歪一歪地走在河岸上,变幻着的景色,成了他诗中的色彩。

  老歪写诗,诗成了他生命中的一部分。他还自费出版了诗集《生命的色彩》。这年头人人忙刷屏,谁个还买书看呢?老歪就把书白送给了村里人看,人家翻都懒得翻一下,到最后都当破烂卖了。只有一个人看他的诗,那人是豆子。

  豆子、石头和老歪是要好的伙伴,一块儿上小学、初中。豆子初中毕业考上了幼师,成了镇上三小幼儿园的老师。石头家底好,爹在县城搞房地产开发,上初中就玩手机穿名牌,学习一塌糊涂,作业都是老歪代劳,初二没读完就跟着他爹去闯天下了。

  豆子不断央老歪的新诗读,老歪对豆子不冷不热的,豆子心里就酸酸的,眼晴潮潮的。老歪清楚石头在追豆子呢,石头也知道豆子和老歪那种朦朦胧胧的情感。

  石头把老歪邀到酒馆去喝酒,酒至半酣,石头借着酒劲遮脸,拍着老歪肩头说:“别和我争了,豆子我非娶不可,这年头有钱才是硬道理,你写的那些破诗能值几毛钱?诗人都是一群疯子说着梦话……”

  “你住口!”老歪一拍桌子站起来就走,一歪一歪走到吧台结了帐。诗在老歪心中是神圣的,他绝不允许有人玷污。

  豆子出嫁那天,老歪去喝喜酒。喝醉了的老歪回到了荷塘鱼房内,泪水打湿了枕巾。从此老歪常面向荷塘,目视远方山峦,一脸虔诚,金色的阳光把老歪雕塑成一幅美丽的剪影,一首首闪耀着生命光彩的小诗汩汩地从老歪笔尖流淌着……

  两年后,豆子女儿出生了,石头和豆子央求“大诗人”给小宝宝取个名字。老歪仰望一轮皓月,点点星光,很诗意的样子。“就叫星星吧。”

  小星星越长越可爱,会说话了,“干爸干爸”喊得老歪心里甜蜜蜜的。老歪抱着小星星逗她玩,教她唱歌,教她认字,豆子的泪水往往就情不自禁地下来了。

  一日,老歪刚写了一首小诗《等待》,豆子读道:一路走来/冬、春、夏/步履好快好快/不再陶醉于冬的洁白/春的景色/还有夏的/火热的诱惑/为什么秋天如此让人热爱/因为我要收获四季的等待

  豆子说:“你还要等待多久啊?你也该成个家了!”

  “急啥呀,人家还没出生呢!”老歪一歪一歪地走开了。

  老歪依旧侍弄他的荷塘,养他的鱼,写他的诗。

  石头爹在事业正顺风顺水的时候,突发心梗撒手走了,石头接过了爹的担子。但石头打理公司的能力根本不及他爹一个零头。石头爹是苦难中磨炼出来的,而石头纨绔子弟,耍惯了,面对这么一大摊子毫无经验,不出两年,负债累累。石头变卖父业,东躲西藏。债主甚至找到学校找豆子要债。豆子疲于应付,以泪洗面。

  豆子要和石头离婚,石头不答应,找老歪和事,老歪劝豆子:“家和万事兴,看在小星星头上,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吧,只要有人在,石头就还能东山再起。”

  豆子说石头在外有女人,老歪不信,打手机问石头,石头赌咒发誓说要有那事天打雷劈。老歪对豆子说别疑神疑鬼的,石头不是那号人。

  大约过了一个月,豆子拿来一叠相片,相片上石头和一美貌女子搂搂抱抱,恩恩爱爱……豆子说我是请人跟踪偷拍的。

  老歪约石头在城里会面,把那些相片呼啦一下甩在石头面前,石头看了一眼,先是吃惊,但很快镇定了,冷笑一声:“我认了,这是事实,我栽在你手上了。不过,你也不地道,用这种下三烂的手段来拆散我和豆子,你早就想得到豆子吧……”

  没等石头说完,老歪一拳砸在石头脸上,怒骂:“你贱!豆子,那么好的女人你不知珍惜!”

  回去后,老歪又骑个电动车来到豆子家,说:“石头糊涂运也该走完了,他也认错了,你进城把他接回,好好过日子吧!”

  豆子眼泪下来了:“他欠着那么多的债,这日子还咋过?”

  老歪说:“从头开始,债,慢慢还。眼下村里人大多外出打工了,闲田多,我帮你们转包几块水田,改造成鱼塘,养鱼种莲,让石头跟我学着干,只要肯下功夫,一定能挣到钱。”

  目送着老歪渐行渐远的背影,豆子两颗清泪慢慢溢出眼眶,豆子冲那个一歪一歪的背影大喊:“大水哥一一”

  这久违了的喊声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那年老歪考上了大学,为挣学费去建筑工地干活,毒日头晒得老歪眼发黑,不慎从楼上摔下来,摔跛了一条腿,摔灭了大学梦,从此走路一歪一歪的,“老歪”便被人喊顺了口,他的名子“大水”倒被人淡忘了。

  老歪转过身去,一脸泪水。“大水哥……”又一个喊声传来,石头从暗处走了出来。

  今夜月儿好大好圆,好像诗人老歪笔下的一首明亮的诗歌。(文图无关,图片来自网络)

终审:卢成良编审:孙兰编辑:刘宏冰
更及时 更接近 更有趣 关注周刊微信号
登陆后可以评论哦,点击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