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和景明冬桃园——文/商城县  夏一鸣

阅读:6078 2019-10-09 11:38:12 作者:夏一鸣 来源:原创
  青山冬桃园,依山而建,沿着舒缓的山坡,顺势而上,一路从溪水旁,山脚下,一直漫延到半山腰。四月天,春和景明,寻访冬桃园。  一条蜿蜒而上的石板路,通往最繁盛的桃林深处。从这条路...

  青山冬桃园,依山而建,沿着舒缓的山坡,顺势而上,一路从溪水旁,山脚下,一直漫延到半山腰。四月天,春和景明,寻访冬桃园。

  一条蜿蜒而上的石板路,通往最繁盛的桃林深处。从这条路往上拾级,我终于找到了,观赏整片桃林的,最佳位置。跳上一处石头,立于安静的山头,俯眼望去,一株株桃树匍匐而来,浩大而整齐,它们喧闹着,举着绯红的花朵,翠绿的嫩叶,如虔诚的朝圣者,觐见软绵绵的春天。

  头顶上的白云,还有暖风,如流水一般,贴着山腰,在桃林间轻快地跳跃,穿梭,流淌。它们携带日月精华的琼浆,细细梳理过每一绿叶,勾画出叶脉的轮廓;精心为每一朵桃花,修剪,上色,染出白里透红的容颜。那一株株桃树,虬枝延展,纵横交错,树干低矮枝条修长,于绿草摇曳之上,向着巍巍青山,一一静立。

  那一朵朵盛开的桃花,浮于枝上,璀璨夺目。历经一季的冬眠,那些隐于枝头的蓓蕾,早已焦急了等待,在一节节茎条上,舒展,拉长,盛放。贪婪地摄取阳光雨露,鼓胀起片片花瓣,迎着明媚春光,翩翩起舞,像一团跌落山腰的红云,安安静静地,整装待发,去缀满巍巍青山的肌肤。那一树树的嫩叶,浅绿浅绿的,刚探出头儿,尚未盖过繁多的花朵;它们羞涩地躲在桃花下,在等待一场粗犷的山风,还有更为热烈的阳光,来为这场茂盛的绿意壮行。

  三三两两的游人,如画家笔下的随意点墨,倏忽聚集而来。他们徜徉于桃林间,繁花下,溪水旁,或拍照留念,或礼赞春天。有人遗憾地说,我们来晚了,要是早来两周,那时满树皆花,见不到一片叶子,该是多么壮观啊。可是我想说,竹外桃花三两枝,是简约的美;落英缤纷、中无杂树的桃花源,是繁盛铺排的美,而此时,一叶一花总关情,枝叶相扶,叶花相映,才恰到好处,“淡妆浓抹总相宜”。

  一片桃花,飘落枝头,轻盈地,悄无声息。我从脚边拾起花瓣,迎着温暖的阳光,透着绒软的粉色,我看到了,它们匆忙的脚步,正在赶往初夏,去赴一场枝繁叶茂的盛会,一刻也不停留,花落,枝盛,结果,飘香,是它们更迭的时续。在生命绵延留长的岁月里,它们怎么会为了那一抹浅红,而留醉在这暖洋洋的春天?

  据说冬桃,三四月份开花,十月中旬才能成熟,在长达半年左右的漫长周期里,它们不紧不慢,不慌不忙,一一慢条斯理地亲吻着阳光雨露,缀起月白风清,煨着时光氤氲的琼浆,沉淀下丝丝缕缕的清脆,甘甜与鲜美。

  远处,我看到,一根粗壮的枝干,静静躺伏,那是桃园工人修剪下来的枝条。它们躺在山窝里,寂寂枯去,在生命四季轮回里,细细品味着,自己曾经的繁盛与荣光。离于桃树,它们似乎听到,一根根枝条,在争先恐后地爬出树干,去触摸风和日丽的春光。

  拾级而下,路过一处桃林掩映中的屋舍,那是桃园主人的家。房前屋后移栽上了梨树、香樟、万年青、映山红、桂花树、葡萄,还有一些不知名字的绿化树,都一齐在春风化雨中蠢蠢欲动,初绽绿颜,与远处桃林遥相呼应,相辅相成。几只火鸟,一群乌鸡,在树下嬉戏相逐;三五成阵的灰鸭,在池塘里拍打着春江水暖。

  下山,回望那一坡的桃林,如一片红云渐渐飘远了,我想,它们一定是在寂寂的风里,积蓄了丰厚力量,等秋来,也等果结。

终审:卢成良编审:孙兰编辑:刘宏冰
更及时 更接近 更有趣 关注周刊微信号
登陆后可以评论哦,点击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