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蚕到死丝方尽——文/商城县  余秀琦

阅读:6315 2019-10-09 11:35:16 作者:余秀琦 来源:原创
  母亲说人若不劳作就是一台造粪机。小时候不解其意,长大后才知道这是人活一世的意义。若一个人不劳动不作为,整日除了吃喝拉撒睡,尚不说体现自我人生价值,更不说为社会创造财...

  母亲说人若不劳作就是一台造粪机。小时候不解其意,长大后才知道这是人活一世的意义。若一个人不劳动不作为,整日除了吃喝拉撒睡,尚不说体现自我人生价值,更不说为社会创造财富,这样活一辈子与造粪机无异。母亲的话虽糙,但透着人生哲理。

  在我心里,母亲的角色不停转换。有时像陌上桑,青青绿绿,倾其所有为我们提供养料;有时候看她又像一粒低头劳作的蚕,养那么大一群儿女,呕心沥血,作茧自缚不言苦。这两种角色,母亲不停转换,彼此融合,最后合二为一让人无法分辨。

  那时乡下时兴一句话,叫“勤喂猪,懒喂蚕,三十五天见现钱。”意思是说养猪辛苦,养蚕相对轻松。然而,世上哪有轻松的事情?就拿养蚕来说只是饲养周期短些而已,其中的辛劳只有养蚕人知道。

  为了贴补家用,母亲利用农闲来养蚕。夏季天气炎热蚕特别不好养。夏季养蚕除湿降温是关键,同时还要防蚊虫叮咬,防僵蚕病。总之夏季养蚕不亚于侍候月子。为了养好蚕母亲费了不少心思。每日不但用新鲜的石灰粉消毒外,还要定期对蚕喷撒灭蚕蝇。蚕室的清洁通风,采桑用具的经常换晒,喂养添叶之前要洗手更是时常必须注意的细节。

  每次养罢春蚕,母亲就为桑树整墒剪枝。翻土,培根,并在每株桑树下刨坑埋上草木灰人粪尿,这样有利于桑树尽快长出新叶为养夏蚕做准备。蚕是极爱干净的小东西,阴雨天采回的桑叶要摊在扁箩里晾干,桑叶上沾有泥沙灰尘还要用干净湿毛巾一片片擦拭干净,母亲又砍来柏丫烧熏改善蚕的生长环境。这样做虽然辛苦但有效杜绝了蚕病。

  每天夜里,总看见母亲在蚕室忙碌的身影。那是母亲在为蚕添加桑叶了。在昏黄的油灯下,母亲眉眼柔和,像看着自己生养的孩子充满慈爱与欢喜。白白胖胖的蚕在片片绿叶下尽情地啃噬着,那贪婪的样子,像极了幼时的自己。

  采桑也是辛苦活。背着高高的背篓一头钻进密不透风的桑树地,又闷又热,像在笼屉里。更可恨还有花脚蚊子一口口地咬,一篓桑叶采下来被咬得满头满脸全是包,奇痒难耐。桑叶采摘也有讲究,要采桑枝的中间部分,因为下面的桑叶老,口感差,又没营养。蚕不喜吃。上面的嫩叶还未长开采早了可惜,留待蚕上蔟之前吃最好。只有中间部分的桑叶新鲜又富含养料。绿油油沉甸甸的桑叶背回来,要摊平防止上烧捂坏叶子。母亲添加着新叶,余晖打在脸上,美丽而庄重。蚕室内,一片蚕食桑叶沙沙声。

  蚕经过四次蜕皮,最后通体透明,这时候的蚕就要上蔟吐丝结茧了。这时母亲闲下来,把积攒了一季的蚕沙筛择干净拿到场院太阳下风吹晒干,晒过了几个暴日头,把干净的蚕沙装进缝制的粗布里,方方正正的蚕沙枕就做好了。晚上枕着蚕沙枕入眠,丝丝缕缕的清香萦绕鼻翼脑侧,让人仿佛置身碧绿桑园。疲劳的身心得以放松,烦恼的世事得以消解,香甜溢满梦的笑靥。

  猪也是要喂的。但我总感觉养猪远没有养蚕辛苦。把猪草从田间地头扯回来,丢进猪槽里,再舀几瓢潲水搅把一瓢麸糠,猪崽就吧嗒吧嗒吃得山响。而养蚕是细活,丝毫马虎不得。在日夜的操劳中,母亲日渐老去,像西风凋敝的桑树,形容枯槁没了生气。

  如今母亲已八十六岁高龄,眼不花耳不聋,自己的事情依旧身体力行。她常常念叨这是经年劳作换回的福报。泥水里摔打,风吹雨淋,让母亲的身体像陌上的桑树一样结实而富有韧性。母亲从城市到农村,再由农村回归到城市,近一个世纪的风雨打磨,锻造了她坚韧不拔的一生。苦不言苦,云淡风轻。

  母亲老了,为儿为女呕心沥血吐尽最后的余丝,而日益长大的我们慢慢蜕变成了蚕。做个有用的人,一丝不苟的为自己的人生结茧。那日渐织结而成的茧,不是自缚,而是成全。成全自己,不虚此生。此生的圆满。

终审:卢成良编审:孙兰编辑:刘宏冰
更及时 更接近 更有趣 关注周刊微信号
登陆后可以评论哦,点击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