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落在大暑的眉心——文/商城县  谢旭晴

阅读:11928 2019-10-09 09:53:35 作者: 谢旭晴 来源:原创
一趟过火热的目光,大暑敲窗。仰望或俯首,红尘有你,厚重而饱满。 这一日,宜焚香、拜茶,需静心淡然。而喧嚣和浮躁尽在窗外。 行走人间的太阳,可以把一片云彩酝酿成一剪雨帘么? 傍晚...
趟过火热的目光,大暑敲窗。仰望或俯首,红尘有你,厚重而饱满。
这一日,宜焚香、拜茶,需静心淡然。而喧嚣和浮躁尽在窗外。
行走人间的太阳,可以把一片云彩酝酿成一剪雨帘么?
傍晚的蜻蜓背负着沉重的十字架,压低身段,盘旋飞翔。
蝉叫得那么撕心裂肺,一阵热浪袭来,苦菜、苦瓜、苦荞干渴难忍,谁在倾听,是凉风么?
蚊子的梦,说给谁听?踮起脚尖追逐,亲爱,我仿佛听见溪流在涌动。
那片紫色的云朵,挥舞长袖,漫卷整个天空。此时,跳广场舞的大妈们,甩下一把汗珠子,水汽升腾,谁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那片云彩?
音乐在发间流淌,云在舞蹈。路过了热风,路过了徒步的人,路过了对弈的棋盘。JD的节拍穿透黯淡下来的天色。热,堪比母亲的胸怀。
雨花盛开,像紫薇,像喇叭花,像豇豆花、南瓜花……姹紫嫣红,像小姑娘的花裙子。
出发是坦然的,抵达是必然的。千万只雨箭,倾心而放,雨雾不是谜团,世界都在呼吸,这清凉的空气。
在水花的悸动里,稻花香里说丰年。大暑之夜,不说相逢,不说深情,只说喜悦。

 
终审:卢成良编审:孙兰编辑:刘宏冰
更及时 更接近 更有趣 关注周刊微信号
登陆后可以评论哦,点击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