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普者黑体验慢时光——文/王散木

阅读:13051 2019-06-14 18:04:44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听着许巍《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那略带沙哑而温暖的歌声,脑海中便叠现出一幅绝美的山水画卷,悠远的青峰叠峦,恬静...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听着许巍《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那略带沙哑而温暖的歌声,脑海中便叠现出一幅绝美的山水画卷,悠远的青峰叠峦,恬静的小桥流水,芳草青青,碧波荡漾,空气中弥漫着稻与荷的清香。

这个地方有一个充满诗情画意的名字——普者黑,一个“盛满鱼虾的湖泊”。

这是深藏在云南的另一个世外桃源。初见之时,似曾相识——颇有几分桂林的姿色,不同的是,她多了几分原始的滋味;这里有江南水乡的风韵,却比水乡多了一份柔情;这里有最丰富的喀斯特地貌,更蕴藏着深邃奇特的溶洞景观;这里有山有水有稻香,被美誉为“天边梦境,人间瑶池”…… 初识向往着,奔忙着。去普者黑那天,起了个大早,赶往机场。然后就是飞机、机场大巴、再转文山至普者黑的长途大巴,接下来又晃荡了将近一个小时的公交班车,到达普者黑景区的普新桥头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了。最后,又坐马车才找到预先约定的民宿——彝人码头“云上的家”。原想到了云南文山普者黑机场,就该距离普者黑景区不远了,没成想竟然绕腾出这么多环节!就在公交车折向左有茫茫湿地、右有大片湖泊的路段时,我担心走过了预定的报到地点,就向司机询问是否到了,司机却慢悠悠地答道:“早着呢。”但我的心还是悬着。后来才知道,现在经过的这个路段右边碧蓝碧蓝的湖泊就是即将进入景区的普者黑湖的一部分;路左就是国家级湿地——西荒湿地,透过疾驰着的公交车窗看去,湿地有点像是沼泽,又像是湖面上漂浮着大片的水草。有的地方像是草地,有的地方又露出一小块蓝幽幽的湖泊,景色变化多端,难以捉摸。

未曾进入景区,我就被眼前的景色震撼了。首先是这里的山,一座座孤立的小青山(有点像桂林的山),有的峰如塔,陡如削,绝壁千仞;有的端庄俊秀,雄奇壮观,气势不凡;有的浑圆可爱,像美少妇的丰乳。其次是普者黑的水,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所有湖水都清澈见底,水下的各种水草、游鱼、坑洼,全部清晰毕现,如水晶宫般晶莹剔透……

普新桥上

公交车的终点站,是普者黑村头普新桥(当地人也叫普者黑桥)旁边一块巴掌大凸凹不平的圆形砂石场地,过桥就进入了普者黑村。我觉得普者黑村最美的地方就是村口的普者黑桥,站在桥上看到的风景比我以前去过的很多景区观景台都要漂亮,在这里就见到了想象中普者黑该有的样子。视野开阔,清澈平静的湖面倒映着蓝天白云。站在桥上,面向村子,桥左边河中长满水草,好似青蛇的鳞片,生出规则的曲线美,两岸绿草茵茵、田畴连绵,几个少年正推着小舟下水,放眼望去,还有几条小舟正在顺流而下了;桥右湖畔比肩而立的“桨声灯影”、“揽云沽月”、“粤韵云影”等民宿充满诗情画意的名字,就令人遐思无限,不仅会让你联想到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仿佛还看到了桃花源里的袅袅炊烟……

普者黑村是当地最大的村落,全村居民主要以汉族彝族为主,据说常住人口有几百户人家约5000余人,其中占半数的彝族(黑彝)同胞是丘北境内最早的土著民族之一,普者黑景区名称就来源于普者黑村的村名。村子内目前正在开发,客栈、民宿、餐馆、小商铺成片地兴起,尽管基础设施稍显欠缺、马粪臭扑鼻、街道狭窄、交通管理稍显混乱,但由于便利的交通条件,依旧成为大多数游客选择停留的住宿之地。

天鹅湖

天鹅湖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走进以后随处可见各种水鸟,可惜我眼拙只认得鸭子和天鹅,其他只好问当地人。

见到有一种很厉害的小鸟,体形比鸭子小一圈,会飞会游还会潜水,往往一潜就是十米开外,叫声像马嘶。一开始我以为是小学课本中提到的翠鸟,后来觉得不像:翠鸟一般停在树梢伺机而动,这种小鸟却常常待在水面,我问当地人,他们管它叫“秧鸡”。虽然体形和鸡差不多,但我坚信这不是鸡,鸡的脚上怎么能有蹼呢?叫“秧鸭“还差不多。

过了一座拱桥,桥的左边还是一片平静的湖面,有游客说:这里才是名副其实的“天鹅湖”。我们刚到时,近岸处有两只鸭子戏水,远处星星点点地浮着几只天鹅,忽然间水面上飞来好多天鹅,它们成群结队没多久就停下,也有那么一小群飞得远些,直到湖中小洲附近。接着又出现很多黑天鹅,漆黑的羽翼只有翼尖是雪白,它们三三两两地贴着湖面绕了一大圈才停下,霎时湖面上停满了天鹅,成了名副其实的天鹅湖。这时,我才对刚才那位游客的话恍然大悟起来。

虽然我们游湖时天气阴沉,但浓雾仍然没有遮掩住天鹅湖的美。鸟鸣轻抚着柳风,澄澈透底的湖水尽管有粼粼波光泛起,但水底的杂草、游鱼仍清晰可见,湖面、孤山更显安宁。薄雾带着静谧,温柔地将整个天鹅湖抱在怀里,美得那么自然,美得那么无处不在。

即将离开湖区时,看见几艘小船上都有人在忙活着,但又不知道他们是在干什么,走过去问了一下当地人,才知道正在清理水葫芦。水葫芦,学名凤眼蓝,繁殖能力特别强,好比  野草,长得铺天盖地的,不清理的话就会严重影响其他植物生长,破坏生态环境。

这水葫芦看上去挺好玩,但这玩意儿可不像看上去那样无害,清理后据说都要烧掉,虽说可以加工成饲料喂猪,但现在因为太多了,猪都不太爱吃了。当然,水葫芦也不是一无是处,它还是具有农用、食用、饲用、药用、观赏和环保等多种价值的。荡  舟到了普者黑,如不乘船环游一圈,将成憾事。船并不是彝家世代相传的独木小舟,而是统一建造的、宽不过三尺、仅能容下5人乘坐的铁皮小船——柳叶舟。

船夫一桨下去,小船启动。尽管此时不是这里最佳的旅游季节,荷叶尚未萌生,荷花不见踪影,水草一片枯黄,但它丝毫不影响游览的心境。一条条弯月似的柳叶舟在湖面上穿梭如鲫,让人感到普者黑的山水是灵动的,也是古典的,无处不在的小桥流水,梦一样的田园屋舍,别有一番风韵。周围群山环绕,景色巧夺天工,让人沉醉。

天是雾蒙蒙的,远山含黛,秀气玲珑,湖面迷蒙,水天一色,此时无声胜有声。太阳终于露了脸,时隐时现。随着船儿犁出的荡漾水波,两旁的秀美景色也像水墨画般迭次展现,一幅比一幅精妙绝伦。蓝天,白云,青山,绿树,桨声,倒影,一线一痕,亦幻亦梦。过了一湖又一湖,漂过一洞又一洞,湖湖同中有异,洞洞风情万种;大桥小桥,水上人家,或宏阔,或灵秀,透过拱形桥孔映现的山水更是别致有加。不知道还要经过几片水几畦树,前面还有哪些期待和意外,只是想让这船慢一点,再慢一点,或者自己就是那个憩息芦草的水鸟,日夜栖居这片软柔美丽的水域,依水而栖,傍山而行,晨曦落日展翅,纵使风雨也是诗;只想让这样的时光弥漫下去,随着轻风吹向四面八方。

噢,跟船夫的聊天也很有趣。船夫的普通话水平实在糟糕,所以持续的交流中一直不在一个频道……

我们:请问这片水域有多深?船夫:再往前划二十多分钟就到了!

我们:请问,这湖里都有什么鱼? 船夫:是啊,今天人不算多嘞!

我们:你们每天都在这里为游客划船吗? 船夫:对,一会你们就到青龙山码头咧!

我们:您应该已经习惯划船,不会觉得太累吧? 船夫:没事,这天下不了雨……

——挺有意思的。

小马车

在普者黑,那几天我们几乎每天乘坐的都是小马车。这是普者黑景区内最常见、最便捷的交通工具。几辆马车相互靠近时,还会有调皮的马儿探出脑袋到前面的游客身边嗅嗅闻闻。

我们搭乘的这辆马车,马儿身形矫健,是这几辆马车中中是体型最大的,快跑起来马蹄清脆有力,年轻车夫也很健谈。小伙子看我们对这匹马特别好奇,他也就讲起了这匹马儿的故事。它已经四岁了,但体型要比同龄的马高大,主要是天生基因优良,是匹头马。它出生三个月后,原来的主人打算亲自养它拉车,不舍得卖给别人人,但由于这位主人岁数已届高龄、身体条件不再允许,不得不忍痛割爱、开始寻找买家。因为老主人对它特别喜爱,就希望能觅到个好心人,所以很长时间都没找到合适的买家。年轻人也是偶然来到主人家,只见了马儿一面,就希望以高价求得此马,并前后主动来访三次,终于让原主人看到了诚意,才放心卖给他。车夫讲述这段故事时,满脸的自豪,我们也能感受到他与这匹马的深厚感情。

他说,他现在趁着游客多就让它辛苦点、载客挣点钱,更多时候还是放着它在家帮干其他农活,有时候就直接骑着一起出去玩,什么都不干,驰骋湿地草原的那一刻,他能感受到它的兴奋和喜悦。回到村子下车后,这匹马还迎着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嘶鸣一声,仿佛也在向我们告别。

哦,还有一点要补充,坐小马车绿色环保、经济靠谱又安全,村里的马车协会是在民政部门登记注册了的,每辆马车都是交通管理部门上了牌照的,也就是说,每个马车司机都是有行车驾驶执照的。夜色下如果说白天的普者黑村,更多的是忙碌和脏乱,那么夜色下,这里则变得更为鲜活,变得有趣起来。

与朋友共同举起一盏天灯,许下最美好的祝福,让天灯随风升起,让心愿得以升华。那一刻,人们脸上洋溢出的幸福,让人有些动容。

河边,也有游客放下水灯,各色灯光在河面上星星点点,随着水流漂向远方。

每一盏天灯的升起,都是一个心愿的诞生;每一盏水灯的漂游,都有一串祈祷的祝福。

河面上也不时绽放出彩色的花朵,渐渐消失在远方,自由行走,永不凋零。

在温馨浪漫氛围的渲染之下,大家的脸上都挂满了最真挚的笑容。此时,对于普者黑的好感,又多了一分。

三生三世  十里桃花

从观音洞停车场前行不远,就可以看到景区的指示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拍摄地。。拐过一段不长的小路,就见到一派田园风光,仿佛进入桃源之境。沿着蜿蜒的小路再次峰回路转,跨过情人桥,电视剧中的青丘便在眼前了。这不就是九尾狐族的领地青丘,折颜上神隐居的十里桃林吗?依稀记得,白浅上神曾在此醉酒,狐帝酷好于此钓鱼。穿过一个小山洞,便是传说中的青丘之地。所谓“青丘圣地”就位于菜花箐村附近。这里以《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而闻名遐迩,“青丘”的印记,也就永远留驻在这一方山石上和那一座充满古意的石桥上。

我虽然没有看过“三生三世”,也不知道“十里桃花”,但我在青丘的山脚和岸边走过,平静的水面也留下了我的身影。一部电视剧让普者黑名声鹊起,岸边上的桃花虽是假的,也难敌游人的疯狂,山水之美被赋予了神仙故事,爱情故事,山也不是这座山、水也不是这潭水了,总觉得这里有股仙气在荡漾,虽然我不羡慕神仙,过好自己才是重要的。希望你来到这里时,也能找到自己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我在这里虽没有看到自己的“三生三世”、收获“十里桃花”,却扎扎实实地过了一把收割快乐的瘾。我们来这里体验普者黑的慢时光,正是这里的麦收时节,一对正埋头收割麦子的的彝家夫妇见我们从他们的麦田边走过,便停下手中的活计,很友善地朝我们微笑点头。我突然想起年少时难忘的麦收情景,于是情不自禁地走进麦田,接过彝家妹子的镰刀,熟练地割了起来,惹得彝家兄弟啧啧赞叹:好手!好手!像是练家子……

仙人洞村

普者黑景区最大的村寨有两个,普者黑村和仙人洞村。既然这次选择住在了普者黑村,那么仙人洞村当然不能不去看看。去仙人洞村的小路经过仙人洞村西北的仙人洞湖,湖面呈西北东南向不规则展布,北端与普者黑湖相接,南端湖水流出汇入清水江。

普者黑为彝语发音,译为鱼虾多的池塘,在普者黑有这么一个说法:如果您不小心,一屁股坐进水里,您的屁股就会压到三条鱼,每条鱼下面还能捡到三只虾。虽然有点夸张,但是普者黑的鱼虾之多由此话可以感受到。

仙人洞村现在全称是仙人洞彝族文化生态村,这里号称“云南民族文化第一村”,可领略到彝族支系撒尼人传统的“花房”“情人房”等民俗风情,还能看到古老的撒尼舞蹈,但估计都是给旅行团准备的,我们淡季来的散客就没有这个福气,只能自己用心来体会。

这里和原始的普者黑村比起来,旅游的氛围就要浓厚得多了,村寨不但修建得焕然一新,而且据说还有汉代石虎、甲马、木雕、石刻、刺绣文物等可以参观,还可听到古曲古调,观看毕摩祭祀,选购纪念品和土特产。云上的家在彩云之南,入住“云上的家”民宿,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

花香不在多,室雅何须大?云上的家,又称“彝人码头爱主题客栈”,木楼小院虽不是很大,但吊椅隔栏、壁画插花,攀爬的藤蔓、盛开的鲜花,无一不显露出世外桃源般的温馨与浪漫。花是这个季节最深情的植物,你来与不来,她都会如此绽放,不为长久的陪伴,只为这个季节而来。一株繁叶茂的三角梅,就把整个庭院装扮得花枝招展、把整栋木楼装点得绿色满眼;花儿,像是一簇簇燃烧的火焰,又像一只只色彩斑斓的蝴蝶舞姿翩跹……

彝人码头

爱主题客栈装修风格尽显“爱”的文化。这里设有情人们浪漫甜蜜的湖景房、温馨童真的亲子房、和睦美好的家庭房;以海洋、郊野为背景,以天蓝为底色,玫瑰红为点缀,置人于天地之间。客栈楼顶设有一艘大木船,黄昏袭来,晚风徐徐,结合夕阳的醉红、湖水的碧色、青山的墨绿,让人翱翔于美色美景之间,美不胜收。承主人的美意,我被安排在三楼的湖景房,站在阳台上,湖光山色尽收眼底,每天我都能收获两个太阳、两个月亮,它们一个在天上、一个在湖上!

感谢“云上的家”两位细心周到、古道热肠的主人!他们是我的文朋诗友,一个叫强如鹰,一个是健如风。女主人健如风,原名高健,祖籍河北,现居云南,写诗、种地、开客栈。不仅把世界各地的文朋诗友请到“家”里来办沙龙、搞活动,还曾漂洋过海参加他国异域的诗歌节。男主人朱高岭,祖籍江苏扬中,新一代上山下乡诗人。曾用笔名天涯孤鹰,遇见风后自觉更名为强如鹰;有妻如风,有女名雨,有儿名天男。一家人都备受自然的恩宠,在太阳的语境里,看湖、写字、蒸馒头,说太阳的方言。祝福您,我敦厚的鹰兄弟、我美丽的风妹妹!祝你们在今后的日子里岁月静好、生意兴隆、创作丰收!(完)

终审:卢成良编审:孙兰编辑:刘宏冰
更及时 更接近 更有趣 关注周刊微信号
登陆后可以评论哦,点击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