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亚林小小说四题

阅读:9488 2019-06-14 17:38:00 作者:胡亚林 来源:原创
母亲节的礼物凤她娘走出喧闹的商场,见门口一群人正围着竹篮里包裹严实的兔唇婴儿,七嘴八舌地嚷嚷着,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是哪个缺德的坏家伙作的孽。” 老人家掏出手机,就给凤...

母亲节的礼物
凤她娘走出喧闹的商场,见门口一群人正围着竹篮里包裹严实的兔唇婴儿,七嘴八舌地嚷嚷着,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是哪个缺德的坏家伙作的孽。”
老人家掏出手机,就给凤打电话:“凤,娘在商场里相中了礼物,你快过来看看吧!”
凤是个知书达礼、勤快聪慧又孝顺的姑娘,大学毕业后,开个餐饮店,母女生活美满,加上乐善好施,街坊四邻口碑不错。
不一会儿,凤骑着电瓶车来到商场门口。眼前啼哭不停的兔唇婴儿让她惊呆了:“可怜的孩子,一定是饿坏了!”
她快速跑进商场,买了奶瓶和奶粉,又向服务员要了开水冲好奶粉。不久,孩子的啼哭声戛然而止。望着孩子一对紧盯自己的小眼睛,凤心头一阵酸楚。“抱回家,我养着!”凤说一不二。
“凤,你这是要干什么?”娘突然出现,让凤有点措手不及。
“娘,你都看到了,再没人管没人问,孩子这条小命就没了!”凤眼里泪光闪闪。
“你可是个未婚的大姑娘,孩子抱回家,街坊四邻怎么看,唾沫星子淹死人。再说了,你刚谈对象,男朋友见了还不吓跑了!”娘贴近凤的耳朵小声说。
“娘,这事做了就不怕别人嚼舌头。孩子遇到我,就说明咱娘俩今生有缘!”说完,凤就将装着婴儿的竹篮放置在电瓶车后架上,左手扶着竹篮,右手推着车子往家走。
拗不过凤,娘干脆扶着竹篮,边走边不停地嘟囔着。
回到家,娘仍不停地数落。凤怕与娘闹僵了,便使出缓兵之计:“娘,咱先救了孩子,过几天送去保育院!”
一周过去,从家里到餐饮店,凤忙得焦头烂额。娘虽表面不快,却忙着给凤搭把手。眼看距母亲节越来越近,凤想起给娘买礼物的事,向娘提出,娘说不急,等把孩子送去保育院再说。凤想,一对一改变娘不太容易,不如干脆将孩子的事跟男朋友摊牌,争取他的同意,形成二对一的态势,可能会有好结果。
还有5天就母亲节了,可凤忙得还没来得及跟男朋友谈孩子的事。早起后,凤告诉娘:“过两天男朋友要到家里来看您。”说完凤亲了亲孩子小脸就去餐饮店了。
下午凤回家发现孩子不见了,当听说送去保育院了,凤第一次跟娘发了脾气。赶到保育院,凤看到孩子,急切地将他紧紧抱在怀里。在与保育院长阿姨交谈中,凤几次生气地抱怨娘,阿姨也几次不客气打断凤:“孩子,千万不能这样说你娘啊,天下最有慈母心的大好人,她可算是一个。”
“那娘一直不接受孩子,总是与我唱对台戏,又是为啥?”
“还不是为你好!”阿姨说着有些来气,“20多年前,我家未婚表嫂就是心肠好、慈母心。在风雨交加的夜晚,救了奄奄一息的女弃婴,并发誓一辈子好好抚养她。结果,狠心的表哥在结婚前一周提出分手,表嫂痴心不改,含辛茹苦将孩子养大成人,自己却一直未嫁。”
“你表嫂太可怜了!也不知那个长大的女孩对娘咋样。”凤不断用纸巾擦拭着泪眼。
“院长,你让我办的事联系好了,一周后可以入院。”凤当医院护士的男朋友突然出现,让凤惊讶不已,“怎么是你?”
“院长让我给你娘送来的孩子联系手术,我这不是来回话嘛。院长都和我说了。凤,你真是一个好姑娘!”
这时,娘也赶到保育院,院长上前招呼。
“娘,未来的女婿就在你面前。”凤听了男朋友刚才一番话,心里有了底气。
“娘知道他是个好小伙!”娘话音刚落,院长上前拉着娘的手,“我这没缘分的表嫂更是好样的!”
“什么?娘,难道……”凤有些不可思议。
“娘,您放心,虽然事有巧合,上辈子的悲剧却再也不会重演了。今后,我和凤抚养孩子长大,给您养老!”男朋友早就从院长那里知道了事情始末。
“好了,凤不是要给她娘买母亲节礼物吗?快陪你娘去商场吧!”院长说。
“不用了!”娘指着酣睡的孩子说,“这就是娘最中意的礼物!”

选择
冼志远参加完毕业典礼,没有随同学们去校办打听征兵的事,便急匆匆地坐上公交车往高铁站赶,想尽快回到老家与港商亲戚见面,好落实含金量很高的工作。
坐在后排位置上的他,闭目听歌,心里美滋滋的。突然,平稳行驶的公交车中出现波动。
“住手!小偷!”一个中年男子洪钟般的声音,惊呆了不少乘客。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用眼神传递着疑问。车厢内一位一米八大个中年男子怒视三个紧紧靠拢的窃贼,随时准备应战。
冼志远替中年男子捏了一把汗,心想,犯什么傻。一对三,好汉不吃眼前亏呀!
“识相的,赶快还回钱包!”中年男子却态度坚决,不由分说。
这时有个妇女高声喊起来:“我的钱包被偷了,抓贼呀!”
眼看公交车即将靠站,三个窃贼开始往车门口移动。
“真是给脸不要脸!”中年男子说罢,像老鹰抓小鸡,伸出双手抓住两个,一脚又重重地踩住第三个。
公交车缓缓靠站。被抓的其中一人忙要转移偷来的钱包挣脱下车,被踩住的挥起拳头欲打中年男子。只见中年男子眼明手快,两个劈手点穴,这对窃贼顷刻瘫痪倒下。此时,最后一个窃贼凶相毕露,掏出匕首急刺,中年男子迅急闪身,顺势打倒行凶的窃贼。在众多乘客的威慑下,三个窃贼乖乖认栽。
眼前一幕,令冼志远刻骨铭心。心说,我真没用,当初自己能有这人的胆量,也不至于在女友手机被偷时,发现了都不敢抓,让她愤而离去,临走时还不忘留下一句话:“什么时候你才能是个堂堂的男子汉?”
一时间,纠结、郁闷像幽灵附身,陪他上了高铁。好在邻座的几个乘客健谈,很快让冼志远心空晴朗一片。
“几位叔叔看来都是成功人士啊?”
“成功不好说,反正都吃过苦,受过累,经受过锻炼,自强自立,现在衣食无忧!”一人说话浑厚有力。
“要说成功,我们老班长那可真是顶呱呱!”另一人紧接着说,冼志远完全被吸引了。
老班长退伍不褪色,白手起家,艰苦创业,在省城闯出一片新天地。他没有陶醉在鲜花和掌声中,后来组建了商会,为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注入了蓬勃生机;老班长发达后不忘家乡,绿岛湖秀丽风景,让他魂牵梦绕,他发誓要彻底改变湖畔生养他的紫南村面貌,感恩父老乡亲;组织一声召唤,老班长一做紫南村支书就是10年,带领乡亲们大刀阔斧,改革创新,发展经济,治理环境,规划蓝图,建章立制,摘取了全国文明村、中国最美村镇、中国十佳小康村等令人羡慕的一顶顶桂冠,成为镶嵌在清澈透明、碧波荡漾的绿岛湖畔一颗璀璨耀眼的明珠。
听到这里,冼志远的思绪好像突然触礁。他清楚记得在紫南村委会当会计的表姐夫,被10年前新上任的书记查出贪污公款,判刑坐了8年牢。如今表姐、表姐夫老了,表弟也长大了,他们生活过得还好吗?冼志远不敢往下想。
当他了解到几位叔叔是紫南村远近闻名的“科力远混合动力科技有限公司”的高工,外出考察回来要去村里开开眼界。
“虽然紫南村我家是近邻,自己却孤陋寡闻。我跟你们一块去补补课。”
出了高铁站,一个熟悉的身影大步流星向他们走来。“这不是公交车上抓窃贼的勇士吗?”冼志远本能地急步上前,握住了对方粗壮有力的大手。
“他就是我们的老班长范祖升,此次外出考察的顾问兼协调人。”叔叔们抢着介绍。
啊!面对内心非常敬佩的人,冼志远忽然没了言语。还是范祖升首先打破沉默,“小冼吧,我知道你,这次我回那边公司,你表姐向我介绍了你的情况。本来想把你表弟的工作安排好后,再去接你一块回佛山,但时间来不及了,抱歉!放心,你表姐一家生活也小康了!”
“范书记回紫南村任职10年,月工资分文没领,都作为村里扶贫基金了,你表姐一家过去可是重点扶持对象哟!”有个叔叔补充道。
此时此刻,还说什么呢。想了想,冼志远挺直腰板,给范祖升敬了一个不太标准的军礼,立即,范祖升回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冼志远好像感应强烈!
第二天,从表姐家回到自己家的冼志远,仍然兴奋不已。当他接到港商亲戚催促见面的电话时,没加思索地回道:“不好意思,我还没毕业呢,等我上完部队这所大学再说吧!”

美味鸡汤
早饭后,闷热的天突然变了脸,一道闪电伴随着一声炸雷,一阵急促的雨点砸向地面……
为找失联10天的表弟,老陈冒雨驾车行驶在市区的路上。在城北拐弯时,老陈忽然看见不远处一个阿姨脚下一滑,重重摔倒了。他没有多想,一个急刹车,开门冲过去,将阿姨扶上了车。
坐在车内的阿姨,发丝上还挂着水珠,颤抖的双手紧攥着保温饭盒,生怕里面的食物洒了。
“阿姨,伤着哪没有?”
“没事,没事,多亏你及时帮助!”
“你这是要去哪呀?”
“去第一人民医院给孩子送鸡汤。你去哪?别耽误了你的事!”
“正好这地方离一医院比较近,我送你过去吧!”
“谢谢!哎哟,年纪大了,骨头松了,胳膊刚才摔倒时受了点力,现在还真有点疼呢!”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老陈有点害怕了,他想,如果阿姨讹自己一下,也没人看见,自己还真难说清楚。他心里直骂表弟这个小混蛋,如果不是为了找他也不会摊上这事儿。这时,稍微缓过劲的阿姨又将保温饭盒拧紧了一些。
触景生情,老陈忽然觉得有些伤感。表弟幼年丧母,长大后变得玩世不恭。自己带他到南山打工好几年,像亲哥哥一样关照他。可表弟不但没有混出个人样,还经常满嘴跑火车,骗了亲人又骗同事,再不然就打架斗殴惹事捅娄子。老陈对表弟彻底失去了信心,不久前给他下了“最后通牒”。表弟一气之下,托人给老陈捎了一个纸条,人便失踪了。
纸条内容是:哥,很感谢你带我出来闯世界,我也长了不少见识。但我文化不高,智商低,连你都看不起我。既然这样,我就不碍你眼了。你尽管放心,从今往后我绝不连累你。不用找我,你也找不到我!
“呵嚏,呵嚏。”阿姨连连两个喷嚏,将老陈从沉思中拉了回来,车也到了第一人民医院门口。老陈看着滂沱大雨,心想不如好人做到底,“阿姨,雨下这么大,我送您到您孩子住的病房吧!”
老陈笑着将阿姨扶下车,两人一起走进病房。眼前的病人却让老陈大吃一惊,“你怎么在这里?”
“你们认识?”
“阿姨,不瞒你说,他正是我要找的不争气的表弟。你俩怎么认识?”
“噢!不是阿姨说你,你这当哥的就很不称职。那天晚上好险,你表弟能捡回这条命,真是万幸!”
阿姨一边跟老陈说话,一边俯下身子用汤勺小心翼翼地喂老陈表弟:“来,阿姨的拿手菜——煲鸡汤,多喝点,大补!”
“我来喂他,阿姨您歇着!”
老陈上前接过碗,小心翼翼地喂表弟鸡汤。当老陈与表弟四目相对时,表弟终于控制不住,哭了出来……
原来,几天前的晚上,表弟喝完酒后被车撞了。阿姨跳完广场舞回家时,看见一伙人在拉拉扯扯,表弟躺在地上痛得直叫唤,阿姨便报警又叫来了救护车,将表弟送到医院。
这时,一位头发花白的医生走入病房,打破了病房内暂时的沉默。“这是我昨天约好的专家,等他清醒后来查诊的,看看还需要做哪些专项检查。”阿姨说。
“劳烦阿姨了,真不好意思!”老陈说的是心里话。
“不过,小伙子你也要吸取这次血的教训,别把自己的命不当命,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大把的时间属于你。活着就要活出质量,活出精彩,那才叫真本事呢!”阿姨转过头,母爱写在脸上。
躺在病床上的表弟,用手捂住脸,泪水从指缝中流出……
不久,电视台播出一条新闻,建市以来最大的一起“碰瓷”诈骗系列案件在热心市民举报下,被成功侦破。电视机前的阿姨,很有成就感。

死神怯
晴朗的早晨,空气爽人。辽阔的机场上,一场特殊的试飞即将拉开序幕。
身材魁梧的团副参谋长杨壮,雄姿英发,健步蹬上机梯,准备执行一架“水土不服”、发动机“哮喘”反应很大飞机的试飞任务。
该机地面试车,发动机始终没有出现“病情”,只有高空试飞打通“任督二脉”,才能准确判断飞机的真正“健康”状况。
 “杨副参谋长,祝你成功!”首长和战友们纷纷投来期待的目光。
几分钟后,飞机爆发出撼人心魄的轰鸣,掀起飓风,喷出火焰与烟雾,直刺天穹。
飞机起飞的轰鸣声,牵动着妻子穆惠的心。敏感的她站在飞行员公寓的阳台上,望着蓝天,目光不停地追踪渐渐远去的飞机,默默祝愿杨壮成功。
其实,直到现在杨壮都不知道穆惠复杂的内心:前几天,孩子爷爷患突发病十分严重。撑起家庭一片天的婆婆,怎么说都不让她回去,更不准她告诉飞行训练中的儿子;而今天这种试飞,她听说艰难凶险,生死攸关。本来老公还有半年就因年龄到线停飞,可听说他硬是说服了团首长,执行这次任务。家事、军事交织,她以极大的耐心克制自己的情绪,为的是保证老公无牵无挂地去试飞!
穆惠深知老公太爱飞行事业了。从老公近期多次的睡梦中,她清晰地听到过“我不想停飞,我要争取延长飞行年限的指标”的梦话。正是这之后,在部队子弟学校当教师的穆惠,多了一件心事,连着几个晚上推迟下班回家。
飞机跃升到8000米高空,杨壮开始调整“哮喘”的发动机参数,像一名经验老道的中医,把脉探病。
突然,发动机空中曾出现过的“哮喘”再次发作,几十秒内由轻微到严重。瞬间,飞机机身抖动非常厉害,紧接着欢唱的发动机停转,飞机急速滑落。
一刹那,飞机犹如杨壮血肉身躯的一部分,他机敏地判断,镇静快速地调整飞机状态,重新开车,就像是为自己停跳的心脏起搏。重新启动的发动机,使飞机像失蹄的骏马猛地给了一鞭,一声闷雷般的轰鸣,呼啸着重新跃入云中......
战胜“死神”,终于获得了宝贵的试飞资料。杨壮晚上回家,向妻子报喜不报忧;激动中,拥抱妻子,尽献爱意,他想更多的给妻子营造一个安详和幸福的氛围。
没想到,穆惠并不领情,脸色冰冷:“老公,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妻子吗?执行这么玩命的试飞任务,你考虑过我们的感受吗?孩子爷爷病危中,还一直叫着你的名字呢!”
“你说什么?父亲他老人家……”杨壮正要埋怨妻子,欲言又止。
“放心!”穆惠先给老公吃了颗定心丸。接着直言重点:“孩子爷爷那边,我安排了娘家当医生的弟弟全权协助婆婆照顾。他说老人家现在已脱离了危险期,治疗一段时间会稳定好转的。过几天,我想请个假回去看看。”
“我的好老婆,又让你操心受累了,向你道歉并检讨!”
“老公,今后再有什么事,咱们能否商量着办?”穆惠试探地说。
“你是家里的一把手,一切事情完全由你作主!”
“我是说既然你快到停飞年限了,就别再要求飞高难险科目了好吗?”
“啥?飞行这个事,没得商量。像今天这种任务,只要还当一天飞行员,指定我是不会缺席的!别说这些了,最近我正考虑向上级报个东西呢!”杨壮越说越激动,“今后涉及飞行的事你少管。别再有事无事推迟下班,让孩子放学回家饿肚子了。”
面对态度坚决和不理解自己的老公,穆惠十分委屈,干脆不理老公,走进了女儿房间……
第二天早上,听到妻子唱着甜甜的《小苹果》,杨壮笑着问:“老婆,还在生我的气吗?”
“哪敢呢!让你带着思想问题去进行飞行准备,明知故犯,你让我找抽啊!”
“别耍贫嘴了。老婆,分享一下昨晚我做的梦吧!”
“什么美梦?”
“梦中我是父亲手里的一只风筝,飞呀,飞呀,飞得很高。当首长和战友们从父亲的手里接过风筝线以后,风筝线立刻变成了一道靓丽的彩虹。死神非常嫉妒,想拉过去,可怎么都不成功。死神说也不知道你的首长和战友们使出了什么魔招,他们手里的风筝线我就是拽不过来。哈哈,死神哪里懂得人间的强大威力。看来,死神是斗不过你家老公的!”
“得了,我的思想不用你拐着弯做工作。别忘了,我还是部队‘十佳优秀空勤家属’呢!”
“向老婆学习,行了吧!”说完,杨壮给穆惠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后,准备上班去。
“把这个带上,兴许能派上用场。”穆惠将一个文件袋交给老公。
“是什么神秘的东西?”杨壮不解地问。
“见你飞行训练忙,我在学校加了几个晚班,为你起草了一份《关于延长飞行年限的申请报告》初稿,你好好看看,修改一下吧。”
拿着这份出自妻子之手的报告,杨壮先是惊讶,后是激动。一句话没说,哼着《男子汉去飞行》歌曲,走出了家门。
 
终审:卢成良编审:孙兰编辑:刘宏冰
更及时 更接近 更有趣 关注周刊微信号
登陆后可以评论哦,点击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