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国燕《平桥纪事》读后——文/平桥区  张启山

阅读:9781 2019-06-14 17:00:22 作者:黄国燕、张启山 来源:原创
受传统观念的影响,理发历来是一个不入流的行业;一段时间,理发更是与色情业似乎有了一些扯不清的关联,当然,这不能怪这个行业的本身,正所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其实,理发业是一个非...

受传统观念的影响,理发历来是一个不入流的行业;一段时间,理发更是与色情业似乎有了一些扯不清的关联,当然,这不能怪这个行业的本身,正所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其实,理发业是一个非常古老的行业,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人人都要长头发,每个人每年都要无数次的与理发师打交道,概莫能免。无论是繁体都市,还是偏辟小镇,三色灯下,总有无数个发型师在忙碌着,凭着自已的技能、劳动、辛苦挣钱。

三色灯这个古老的标志,其实是理发师另一项古老的技能,现在很少有人知道,蓝色代表静脉,红色代表动脉,白色代表骨骼。在医学不发达的年代,理发师兼具着正骨、止血等治疗外伤功能。记得在八十年代初的肖王街上,理发的老师傅,大都会接骨、正骨,后来随着医疗条件的发展,社会分工的明确,理发师的这项技艺失传了,但三色灯代表理发的标志却依然保留至今。

本人的旧宅与作者的发型屋相距不过百米,与作者有过几次不算多的交集,坦率的讲,我并不喜欢去作者店里理发,倒不是因为小店简陋,而是因为作者似乎对每一位顾客都有着很强的防备心理,有时几句很善意的笑话,都能引起作者不愉快的表情,作者理发时,似乎很少开心的笑过,更多的是一种冷漠、自闭、且警觉的态度,这种态度让人敬而远之;当然,读过作者的《平桥记事》后,这一切似乎都有了答案。

《平桥纪事》是作者以一个底层手艺从业者的视角,以亲身经历的一些事件为蓝本,真实的记录了平桥大道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以来发生的历史变迁,记录了平桥底层百姓生活的艰辛与挣扎,也见证了平桥大道由窄变宽,由脏变净,由乱变治的艰难历程,书中几乎没有高大上的人物,基本上记载的全是贩夫走卒;引车卖浆之流,鸡鸣狗盗之徒的悲欢离合。作者亲身见证了一些人最原始、最本性、最肮脏的灵魂。当然,我从不否认人性的善,世界上永远是好人多,相信作者经历的顾客,依然是好人居多,或者说好的一面居多,但好人没有故事,不会给作者留下很深的印象,能够记录下来的,恰恰是给作者带来伤害的人,同时也留下深深的记忆。

书中记载的很多人物、事件,其实我有所熟悉,也有所耳闻,比如尹姨、柔姐、付哥、胖子、狗黑子等等,有些甚至关系比较好,交往比较多,尽管作者用了化名,我还是能一眼看出来的。

也许是职业或视角的原因,作者笔下那些丑态百出的人,在我眼里,却是衣冠楚楚,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在特定的场合便流露出本性,也许这就是人们所讲的人格的两面性吧。

感谢作者,也感谢这本《平桥纪事》,她记述了一个与我经历中大相径庭的平桥大道,读后颇感震憾,梧桐树下,人间百态,每个人都在为生活而忙碌,没有人在意她们的明天;平桥大道永远是车滚滚,人匆匆,一天又一天,春夏秋冬,梧桐叶绿了又枯,枯了又绿;小树在不经意间悄悄长高,没有人记录她的成长;历史的长河中,我们全都是匆匆过客,没有例外。

随着科技的发展,生活节奏的加快,微信、微博、公众号的出现,提供给人们更多、更快捷的阅读工具与方式,很少有人能静下心来去看书了,但我始终相信,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书有着其它工具不能替代的阅读作用。

感谢网友“逸醉浮尘”对此书的大力推介,使得《平桥纪事》这本书得以推广,让更多的人知晓、购买。

终审:卢成良编审:孙兰编辑:刘宏冰
更及时 更接近 更有趣 关注周刊微信号
登陆后可以评论哦,点击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