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子花开忆长姐——文/光山县  陈茂声

阅读:12744 2019-06-14 16:46:46 作者:陈茂声 来源:原创
  初夏的清晨,当我打开门窗的瞬间,一股浓香渗透进来,从鼻孔直入五脏六腑,顿觉神清气爽。  我的栀子花开了!  顺着香气扑来的方向回眸,阳台上已有两朵雪白的栀子花绽放在枝...

初夏的清晨,当我打开门窗的瞬间,一股浓香渗透进来,从鼻孔直入五脏六腑,顿觉神清气爽。

我的栀子花开了!

顺着香气扑来的方向回眸,阳台上已有两朵雪白的栀子花绽放在枝头,花瓣的边缘挂着几滴晶莹的露珠,给花增添了几分灵动。才几天的功夫没细看她,现在绿中泛白的蓓蕾已挂满枝桠,枝条都难以重负被压弯了腰,我满是惊喜。

呼吸着栀子花的香味,有些疑惑,因为,街上道路两旁花带里栀子花的花蕾还不怎么显眼,不知何种原因,我家的栀子花竟然开得这么早,感觉确实有些特别。突然间,心好像被针扎了一样,隐隐作痛,阵痛中,勾起我忧伤的记忆。这棵栀子花并非街上买回的,记忆中是我新房盖成后的第二年,姐在秧田里特意为我扦插的,并且还从四十里外专程送到我家。当时姐许诺,还会为我培植一些花卉装点新房,让家庭既气派又充满生机。记得最初是不足尺长的单株,经过十多年的发育,逐渐长成枝繁叶茂、葱茏挺拔的一蓬。然而,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没过几年姐就疾病缠身,虽尽力医治,可最终还是被病魔无情地夺去了她只有六十出头的生命,与早已在天堂等候的母亲重逢。

苦命的姐,在我小的时候她为了照顾我而失去上学的机会,不仅如此,而且我从小到大都在她无微不至地关爱中成长,直到我成家立业,她从无一句怨言,可我还没来得及报答,她就离我而去,每每想起,总有一种歉疚堵在心头,是我终生的遗憾。

时光匆匆,已物是人非,姐已离开我们近十年!这些年来,姐的英容笑貌不时在我的梦中萦绕。每年栀子花开的季节,那花就像姐的化身,准时来家里做客,带来了满屋子的栀子花香。今年或许是姐对手足之情眷恋太久,有些迫不及待,便提前来看我们。当目光再一次停留在花朵上,就像是姐小时候羊角辫上那两朵再现,花上的露珠仿佛是姐心酸的泪,是她含着泪珠在向我诉说难舍的哀愁。

一阵风吹过,我不禁打了个寒颤,似从梦中惊醒。多少沧桑,又有谁知?如今,我的眼角已被岁月辗出皱纹,双鬓的青丝已染白。面对嫩绿的枝叶中一朵朵泛白的蓓蕾,想想栀子花如同岁寒三友不畏风霜的坚韧,虽稍逊松、竹、梅的傲骨,但平淡而质朴,茎脉葳蕤,花朵洁白无瑕,香气馥郁,生命中不改常绿,其品性不得不让我仰慕。然而,回想人生,短短数载,匆匆而过,一种对生命的敬畏感油然而生。

时光的烟波渐远,远了记忆,姐的面容逐渐模糊,风已不再吹来姐的消息,浮现在我眼前的,只有她那张日渐泛黄的旧照片,只有她亲自为我培植的栀子花。此时此刻,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寂寥与孤单、思念和忧伤,精神一阵恍惚,眼眶不自觉得热了起来。

岁月蹉跎,人间烟火忽明忽暗,悲欢离合是人永远难以逾越的鸿沟。时光的风带走美好,却带不走回忆和思念,带不走惦念与惆怅。闭上眼,一抹哀愁写在眉间,抬眸,与栀子花对视无语,不用说,心里的话姐一定会懂。如果时光能倒流,也可免除我心中的伤痛,抹去我心中的泪。如果时光能倒流,我一定弥补对姐的亏歉。

愿这一丛栀子花依旧在夏日的阳光里随风摇曳,鲜活在春夏秋冬里,期待每年花开的季节与姐相见。

终审:卢成良编审:孙兰编辑:刘宏冰
更及时 更接近 更有趣 关注周刊微信号
登陆后可以评论哦,点击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