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与光连纸有关的岁月——文/光山县  梁丽红

阅读:7351 2019-06-14 16:34:24 作者:梁丽红 来源:原创
  光连纸这个名字,是我在一本书上看到的学名。于此之前,或是方言使然,或是误听,总之我一直唤它花莲纸。且容我暂且这样称呼它吧,因为这个名字总是使我联想到“如莲生香”般的意...

光连纸这个名字,是我在一本书上看到的学名。于此之前,或是方言使然,或是误听,总之我一直唤它花莲纸。且容我暂且这样称呼它吧,因为这个名字总是使我联想到“如莲生香”般的意境。

当下的孩子,怕是无人再识得花莲纸这物件了。毕竟,于“万能”的计算机高科技兴盛时代,粗糙而不讨巧的花莲纸,显然没了生存空间。然花莲纸于我,却意义非凡,它不仅打开了我对美学、色彩感的基本认知,还曾慰藉过一颗幼小的心灵。

在那个贫苦的年代,像我一样农村家庭的孩子,能凑够几块钱的学费进学堂,已然不易了。记得每当开学发新书时,老师会分发三本大约不到二十页,画有红绿格子的作业本。这种标准正规的作业本,被当时的我们,视若珍宝。时常有同学表示不舍得用,可老师又不允许才开学就搞特立独行的。

然而一本这样的薄本子,总是过不了多久就用完了。在这之后,大部分同学的父母,会去镇上商店为自家孩子买来几张花莲纸自制作业本用,因为它既便宜实惠,又有色彩可选。

记忆里,花莲纸是极大张的长方形状,甚至大过我的身高,至今我也无法描述出它的准确体积来,只记得父亲总拿它来黏贴类似屏风样的竹帘子,大抵两张半就够了的样子,也许是一张半。

花莲纸的色彩很丰富,如洁白、翠绿、洋红、天蓝、鹅黄等等。我们总是喜欢把各自的花莲纸集中在一起制作作业本,崭新的花莲纸被我们整齐的平摊在桌面上,再将每一张对叠成作业本大小的样子,接着拿小刀把侧面和下方连着的部分裁开,然后再检查纸张的正反面是否一致。因为花莲纸的正面较光洁,不易走水,适合用来写作业。而粗糙的反面不大显墨,可以在正面全部用完之后,拿来当做演算数学题的草稿纸和练习写字,大人们说,这叫一举两得。校对完正反面,就会有人从母亲的针线篓里取来针线,之后按照订书钉的样式、和各自需求,把当中的一边缝合起来。

到此,只剩最后一道画格子的工序了,我们一手摁住尺子,一手握着笔,小心翼翼、耐心的,在一页页的花莲纸上画下一道道的纵、横线,一排排田字格。一番功夫下来,一本本厚度自由掌控的多功能手工作业本就诞生在我们的欢呼声中了。犹记得当中有几位一年级的孩子,也跟着我们一气呵成,裁纸、缝针线,却没一人弄伤自己,而今想来,确不可思议。

许是日久生情的缘故,我竟渐渐喜欢上了用花莲纸做的作业本,且按色系分类,作以不同用途。梨花似雪的白色,用来抄写诗词和汉语拼音;亮黄色可提神,用作列枯燥的数学算式题;天蓝色充满遐想,则用来写作文或画云朵。

虽说用花莲纸当作业本,要比去新华书店买正规作业本划算的多,可当时农村家庭的经济状况,依然不允许我们阔阔绰绰的使用花莲纸。然每年正月十五,元宵节过后的那段时间,为例外。

我的故乡弦城,世代传承着元宵节给先人送灯的习俗。而给祖先们做花灯用的材料,正是五颜六色的花莲纸。每每元宵节的午饭后,男人们就把事先备好的花莲纸,裁成一张张适中的长方形状,再卷成一个个筒状,随后用浆糊把粘接点粘合起来,最后还要拿篾刀把一根竹子削成一捆竹签子。

待暮色来临时,连同香纸炮竹一起拿到祖先坟茔前、田间地头中给已逝的先人及可怜的过路孤魂野鬼送灯点亮,在点亮一盏灯之前,必须先将一根小的红烛定在泥土里,接着用三根或四根竹签子把小红烛围住,然后把做好的筒状花莲纸套在上面,再点燃蜡烛,一盏花莲等就做成了。

眼看天色渐晚,五颜六色的花莲灯,也随之开遍了漫山遍野。在我们这帮孩子眼里,这壮观的景象不仅是天上灯饰,更是珍贵的宝贝。

刚吃完午饭那会,一些大点的孩子已经占领好了山头,并分派了人手轮值蹲点,谁要是不守规矩,动了别人地盘的猎物,一顿皮肉之苦倒是其次,自己的那杯羹算是没了。

天色黑透,大人们相继散去,各山头蓄势待发的孩子们,便纷纷冲向自己的地盘抢收战果。就连那些平日夜里压根不敢出门的孩子,竟也马不停蹄地在各坟茔空子之间,钻来窜去,吹蜡烛,取花莲灯的劲头,利索而乐此不疲。

不觉间,已是月圆当空,我们背着或抱着蛇皮袋子里的战果,浩浩荡荡往家奔去。才到家门口,便飞快地闯进里屋,一定要当着全家人的面,得意却不由分说的将肩上的蛇皮袋子果断撂于地上,随着哗然一阵响动,袋子瞬间被掀了个底朝天,散落一地的花莲灯纸夹裹着一截截长短不一的红蜡烛,豁然展现在大家眼前。弟弟妹妹们手舞足蹈的拍手叫好,看着一堆色彩齐全的花莲纸,弟弟妹妹们一边争抢着围上来整理,一边说着哪种颜色的花莲纸自己要用来订制作业本,旁人不许要。大人们则喜笑颜开的望向那些半半拉拉的红烛头,要知道在那个电灯照明尚未覆盖农村的时代,这些蜡烛的作用是不可小觑的。

今人或视它们为无用垃圾,但在当时,却足以换取一家人整个早春时节的好心情。每当脑海里跳跃着那些遥远的笑脸时,我的心情总是美丽到使人愁,时隔二十载,人们的生活水平有了空前的提高,可为何我们不管是用着质地紧密的压光纸,还是上好的生宣纸,却都再也找不回用花莲纸书写时的那份快乐与满足?

终审:卢成良编审:孙兰编辑:刘宏冰
更及时 更接近 更有趣 关注周刊微信号
登陆后可以评论哦,点击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