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博士(小小说)——文/光山县  梁丽红

阅读:12923 2019-05-17 10:36:06 作者:梁丽红 来源:原创
  周博士是五年级三班第一个被凌云记住的孩子。  开学典礼结束后,凌云快速回到办公室拿好教案和课本,赶在学生们之前来到了五年级三班的课室。  “同学们好!我是你们的...

周博士是五年级三班第一个被凌云记住的孩子。

开学典礼结束后,凌云快速回到办公室拿好教案和课本,赶在学生们之前来到了五年级三班的课室。

“同学们好!我是你们的新老师凌云……下面请大家拿出英语课本。第三排的这位男同学,是开学第一天太高兴忘记带课本了吗?老师的可以先借给你。”凌云望着那个没拿出课本的同学说。

“周博士,老师叫你呢。”

“老师,他不用课本,他是天才。”

“就是,天才不用课本都能学会。”

课室里七嘴八舌起来。

“同学们,嘲笑别人可是不好的哦。”凌云蹙了蹙眉说。

“我不需要课本。”同学们口中的这位周博士斩钉截铁道。

凌云愣了一下,他发现周博士原本有一双朗星一样清澈而明亮的眼睛,而这美丽的眼睛正释放着使人生厌、毫无遮拦的轻蔑与不耐烦。

今天是开学第一天,也是凌云在五年级三班的第一堂课,她不打算在这位未知而几乎又可以确定的后进生身上耽误下去。凌云走下讲台,把自己的英语课本放到周博士的课桌上,什么也没有说。

果然,拿到课本的周博士依然没有用心听讲,凌云经过他身边时发现他连书页都翻错。凌云也是此时从他的学生卡上得知他的本名叫周天一。

让凌云意外的是,第二天的英语课周天一依旧没有带课本。这一次凌云没有把自己的教材借给周天一,也没有当场追究。课后,凌云把周天一叫去了办公室。

“天一,你的英语课本是弄丢了吗?”

“如果是,老师可以和你一起想办法的。”

周天一的双脚不自觉地在地面上画了半个弧形一下又悄悄收回。

“那,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还是你对凌老师有意见呢?”

“没有意见,课本也没丢。”周天一说。

凌云突地加快了语速:“可是你爸妈把你送到学校就是为了让你来学习的,没有课本就好比上战场的战士没带枪,老师想跟你说,哪怕基础再不好,只要你想进步都还来得及……”

上课铃声响起,凌云让周天一先回课室了。老实讲周天一的态度,凌云心里是有气的,但凌云明白师者自当传道授业解惑。

凌云决定立刻去找邵老师。邵老师是五年级三班的班主任,也是学校的教学副校长,平日工作繁忙。凌云昨天来报道时就打算找邵老师了解一下五年级三班的具体情况,结果一忙就晚了。

“哈哈,我当是什么事呢,凌老师你可是把我吓着了。关于周博士,啊,也就是周天一同学的情况,我正想找你聊聊的。”邵老师一边摸着后脑门一边招呼凌云坐下说话。

“周天一同学比较特殊,自打三年级转学来我们学校,常态化课上不听讲,课后也从不写家庭作业,但考试成绩一直稳在中上等。周天一的家长告诉我们,周天一入小学以来就是这样……由于周天一同学智商超群,也就有了周博士这个美名。”

邵老师的话让凌云目瞪口呆,此刻的凌云对周天一充满了好奇与莫名的期待。

之后的学习里,凌云发现周天一虽然不听课不做笔记,却偶尔会在热情高涨的时候站起来发表一些见解。而这些见解的确有独到之处,甚至思维老辣。可缜密推敲,却也不适宜普及教学。凌云把它称之为投机倒把或者强行走捷径的套路,而人类在学习这件事情上试图走捷径是要吃亏的啊,这就好比没好好爬过的婴儿去钻研健步如飞的技巧。

但作为一名五年级的小学生,凌云内心里为周天一的天赋异禀感到震撼和欣喜。凌云觉得周天一的成绩远不该于此,而作为周天一的老师,也理应做些什么。

凌云找来了周天一以往的试卷和各科成绩单,经过对比分析,发现周天一的成绩虽然一直稳在优分率上,却从未拔尖过。最重要的是周天一的失分点几乎聚焦在基础环节上,例如数学的应用题,往往答案正确,而正常的解题步骤含糊不清或不完整。凌云确信这是不写常态化作业所导致的结果,于是她一意孤行地拨响了周天一妈妈的电话。

“凌老师,请您不要以常人的思维去要求天一。天一的智商不是普通孩子可以比拟的,这一点我们老早就跟贵校达成过共识。”周天一妈妈不紧不慢的在电话里说。

凌云握住电话一度无言,她甚至为自己不是一个有天才意识的老师而感到羞愧。但这羞愧又是短暂的,凌云深知,周天一只是那个百分之一的例外,而百分之九十九的天才都和自己的大学室友黎菲一样,是靠悬梁刺股,孜孜不倦的苦学而来的。

黎菲是凌云师大的老师和同学们口中的骄傲,毕业招聘会上,当场被知名大型教育培训机构的核心领导人签下。这才两年功夫,又被派遣凌云所在城市的分机构接任校长一职。

“这个在学校里只会学习的机器人出了校门果然还是个工作狂,到任三天不吱声也就算了,连信息里说好的吃饭接风,也改成工作单位见。”凌云快走到了黎菲办公室门口,还满肚子意见。

“请您放心,我们将一如既往不负厚望。”黎菲正在办公室门口对一位中年女士说。

“黎菲。”凌云喊道。

“凌云你来了。”黎菲笑盈盈地答道。

那位中年女士扭头看着凌云微笑着对黎菲说:“黎校长有朋友来访,那我就不打扰了,我们家天一还拜托您多费心。”

凌云心一惊,想到了什么似的,这耳熟的不紧不慢的女中音……

“应该的。其实您不用亲自跑一趟的,周天一同学勤奋好学,又是我们机构的老生,胡校长在做交接工作时也特别提到。”黎菲说。

凌云的心忽然跳到了嗓子眼,面色红如血泼,她不再敢直视眼前这位中年女士。

黎菲看着凌云,对着周天一妈妈渐行渐远的背影狐疑道:“你认识她?”

“——不认识。”凌云润了润嗓子说。

终审:黄国治编审:孙兰编辑:刘宏冰
更及时 更接近 更有趣 关注周刊微信号
登陆后可以评论哦,点击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