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月色的心动——文/杉木 浉河区

阅读:6334 2019-04-12 17:39:16
早春的湖,正是枯水季,以往掩在水中的洲头就象是突兀出来的兽脊。远山弥散在朦胧的水气和暮谒中,勾起人无限的瑕想。西边的山头上,夕阳正在云的缝隙间坠落,那斜斜的余晖把山边的天...

早春的湖,正是枯水季,以往掩在水中的洲头就象是突兀出来的兽脊。远山弥散在朦胧的水气和暮谒中,勾起人无限的瑕想。西边的山头上,夕阳正在云的缝隙间坠落,那斜斜的余晖把山边的天,晕染成醉人的酒红色。

杉的脚步轻盈、活泼地跳动着,拽地的长裙如同蝶的翅膀,在晚风中飘逸而灵动地振颤、飞扬!在洲头,杉面对夕阳,背着健,任凭阳光在她润泽的脸上撤下灼灼的红:“阿健,快拍下,留给你一个神秘的背影,让你没我时,永远费力地想我模样!”

画面定格在:夕阳、远山、近水上,杉的长发在画面中飞扬成一缕心动。碧绿的湖水上,一条扭曲游动的蛇,突然闯入镜头!阿健的心里涌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衫象不象突然闯入生活的一条灵异的蛇,搅动了一泓平静的春水?

阿健没有告诉杉有蛇及蛇在水面荡起的涟漪,没有必要让她受到惊吓!

阿健平复了一下心情,从不同的角度和视点捕捉着杉在夕阳下展示的梦幻般的美,不,应该是迷一样的魅惑。杉突然回眸一笑,摆出了一个夸张的造型,“阿健,我美吗?”

杉美的奔放,美的热辣,美的温婉!既张扬着成熟女人的韵味和风情,又散发着青春女子的生动和张力。阿健笑了,开玩笑说:“别摆造型,你一摆,我心里就有一种把持不住的冲动在作祟。”

其实阿健只是有贼心没贼胆儿地图个嘴上快活罢了,因为他已经两次错过了把杉紧紧抱在怀里的机会:一次是刚才拍照时看到蛇,阿健完全是可以虚张声势地吓一吓杉,女人通常见蛇都会软瘫的;第二次是去看古树的路上遇到了狗,这是条有趣的狗,冲他俩狂吠却摇着尾巴慢腾腾向他们走来,杉已吓的尖叫了,阿健也一把抓住了杉,不过沒抱在怀里,只是放在了身后而已。后来阿健回忆,情急之下自已一把抓住的地方软软的,柔柔的蛮有弹性的,估计是歪打正着地抓对地方了。

早春的夜来的还是蛮快的,当街上的路灯次第地亮起时,杉和阿健已经找到了一个叫“梦乡家园”的地方吃饭了。

这是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可这也是一个美丽的夜晚。一座小巧而精致的院落,青砖黛瓦,几盏昏黄的灯火,高大的法国捂桐树下摆放着几张铺着淡黄桌布的条桌,每个桌上都都一只陶艺花瓶,每只花瓶中都插有一只或热烈或谈雅的花儿。杉领着阿健在靠近竹篱笆墙边的地方找了个桌坐下。身后是一个弹着吉它,扯着沙哑嗓子在低声弹唱的中年汉子,一个白面孔书生状的年轻男子,站在旁边拍打着手鼓。

“哦,梦中的姑娘,哦,梦中的姑娘,什么时候,什么时候你才能来到我的身旁!”那中年汉子在吉它的伴奏下,反复呤唱着,重复的旋律和沙哑的声音,似乎有一种不可阻当的穿透力,一下子击穿了阿健的内心!阿健静静地坐着,眼里似乎闪着温润的光,这一切都是他没见过的,也没感知过的。这个无月的夜,一份美丽的心情伴着如潮的感动把心填的满满的!

“阿健,你喜欢吗?”

“喜欢!”

“阿健,走出你四角的圈子!你看生活是多美好!”

“每个人都有自已存在的方式和生活的圈,我已习惯了我的生活。或许我真的是作茧自缚了!”

“你就是作茧自缚,你就是生活在套子中的人!阿健,你敢说你不爱我吗?阿健,爱了就是爱了,自已的爱难道还要别人做主?”

阿健陷入了长久地沉思,没有月亮的夜,除了几盏昏黄的灯火,四下是一片沉寂的黑暗。阿健一直不敢看杉的脸,他有一种一旦看了必将陷入的恐惧,他有些怕杉,他突然想逃离这个让人心动的地方!可车是杉开的,阿健终是无法一个人逃离。阿健知道自己已被一张网网住了。他挣不脱,其实他也不想挣脱!闯进了这张网,那就安心地等待着收网,说不定这张网能带他走进一个全新的世界呢!

阿健静下心了,静下心的阿健喝了一小瓶酒,勇敢地盯着杉的眼睛,“杉,我爱你,不管以那种方式,生活都是全新的开始!”

“我的世界你来了,撤下一路的阳光。我的世界你来了,留下满地的芬芳!”沉寂了好的流浪歌手那沙哑的声音,突然响起,划破夜空,久久地回荡在四野!

终审:卢成良编审:孙兰编辑:卢成良
更及时 更接近 更有趣 关注周刊微信号
登陆后可以评论哦,点击登陆